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日本

不必擔憂日本爆發債務危機

哈丁:20年來對日本「財政末日」的警告不絕於耳,但債務危機從未爆發,反而是對危機的不合理擔憂導致了政策錯誤。

1000兆日元,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39%。僅僅說出日本公共債務的可怕規模,就會讓人因為預感到災難而不寒而慄,並好心給出善意的警告。如此龐大的債務肯定會以金融災難告終。看看希臘吧。爭論到此為止。做點什麼吧,現在就做,你們這些老賴。

債務讓日本的經濟辯論陷入停滯,壓制了政治上關於稅收或支出的分歧,擱置了所有刺激經濟的努力。然而儘管20年來對「財政末日」的警告不絕於耳,但債務危機從未爆發。甚至日本從沒有接近爆發債務危機,儘管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和日本東北部地震帶來那麼大的衝擊。交易員為做空日本政府債券起了個名字:「寡婦製造者」。

金融倫理劇往往以一場清理債務之惡的凈化性危機結束。但現在是時候接受此類危機可能永遠不會爆發的觀點了。迄今為止,日本順利地供養了全球老齡化最快的人口。正是由於對債務危機過早且缺乏邏輯的擔憂,才導致了重大的政策錯誤,比如2014年提高消費稅稅率扼殺了經濟復蘇。

一個國家只有4種解決巨額公共債務的方法:增長、償還、違約或者通脹。增長沒戲。不管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說什麼,日本經濟增速都不可能在人口縮減的同時超過其債務增速,無論它簽署多少貿易協定或者完成多少改革。大規模移民將會改變一切,但債務比率不應該決定如此重大的社會選擇。

償還幾乎同樣困難。它將需要多年預算盈餘,即使在醫療、養老保險和國防上的支出日益增長。預算盈餘進而需要消費者、公司或者外國人的相應赤字。鑒於增稅預期和養老保險提供的不確定預期,日本家庭似乎不太可能大幅降低儲蓄。

這讓兩個危機後果似乎不可避免——違約或者通脹。然而,違約一點兒也不明智,因為日本幾乎所有的債務都由央行和國內金融體系持有。如果不償還債務,日本政府將不得不進行債務重組。那將是自己對自己違約。

通脹上升——達到或略超過日本在過去20年一直未能實現的2%通脹目標——將會有利而非有害於債務問題,因為會讓債務輕微貶值。有可能,在通脹上升的過程中,日本央行(BoJ)會失去控制,從而導致物價飆升。但日本政府沒有什麼動力追求通脹稅。日本是一個持有資產的國家,儘是對價格在意的養老金領取者。沒有比破壞他們的儲蓄更迅速的政治自殺路線了。

這4個解決公共債務的方法似乎都不可行。鑒於日本是世界上最大的國際債權國,面對投資者的恐慌和拋售日元,日本也沒有明顯的理由必須在這4個方法當中選擇。

這就只剩下更可行的第五個選項。不去解決公共債務問題,適應它。這令人意外地行得通。

2005年,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經濟學家大衛•韋恩斯坦(David Weinstein)和馬克•格林南(Mark Greenan)合作撰寫了一篇具有預見性的報告,對日本爆發債務危機的可能性表示了懷疑。他們在即將發表的最新版報告中發現了日本得以避免債務恐慌的三個理由:利息成本下降、嚴格控制對老年人的支出以及大幅增稅。

日本為其債務支付的實際利率逐步下降。隨着現在短期利率成為負值,日本短期借款還能獲得報酬。在考慮到日本外匯儲備和其他公共金融資產的收入之後,利息費用甚至更可控。因此,在債務多年急劇增長之後,安倍晉三推出的經濟刺激計劃最終讓日本債務企穩。2012年日本債務是GDP的237%,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2022年該比率為232%。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