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金磚五國峰會

女記者遇害與印度政治的退化

卡茲明:女記者遭槍殺,右翼印度教民族主義者對此一片歡騰,說明印度的公民辯論和公眾異議空間正在迅速萎縮。

自上周以來,我的腦海中不住浮現一幅我希望自己從未見過的畫面。那是一張照片,照片上是一位身材嬌小的女作家。她留着剪得很短的灰白短髮,穿着一件紅藍色的「沙瓦-克米茲」(salwar-kameez),癱躺在地上——她上周二在位於印度南部城市班加羅爾的家的前門廊遭襲擊者開槍射殺。

接着還有幾乎同樣令人不安的另一幕。一個富有魅力的年輕印度電視主持人在Twitter上幸災樂禍地稱,刺客的子彈讓直言不諱的55歲作家兼活動家高里•蘭凱什(Gauri Lankesh)閉上了嘴。「這樣,共產主義者高里•蘭凱什被無情地謀殺了。他們說,有施必有報。阿門,」Jagrati Shukla在Twitter上寫道。該推文被點贊並轉發了2000多次。

這兩個畫面反映了當代印度令人不安的一面。在印度,公民辯論和公眾異議的空間正在迅速萎縮。最高法院律師、印度前總檢察長(1998年至2004年)索利•索拉伯吉(Soli Sorabjee)稱上周的殺戮為「對民主的謀殺」。

對記者而言,印度一直是一個危險之地,尤其是那些挖掘地方權力掮客(包括政客、商人,甚至精神領袖)不當行為的小城市記者們。根據保護記者委員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的數據,自1992年以來,已有41名記者在印度遇害,且幾乎都發生在小城市或者克什米爾這樣的衝突地區。

但蘭凱什此次遇害不一樣。作為一份專職揭發黑幕的卡納達語(Kannada)周刊的編輯,蘭凱什是一名堅定的理性主義者,對右翼印度教民族主義意識形態持強烈批評態度,而後者正是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領導的執政黨印度人民黨(BJP)的核心意識形態。

雖然官方調查剛剛啟動,但許多印度最知名的記者、作家和知識分子都相信,蘭凱什是因為直言不諱地表達自己的政治信念而被殺害的。這種殺手式風格的暗殺——還有三名政見相同的活動人士以同樣方式遇害——被視為對其他人士的一項明確警告,警告他們表達尖銳異議要付出的代價。

由於蘭凱什曾為數家著名英語出版物工作多年,與許多前同事保持着良好的關係,這幾顆子彈達到了目的。「這次謀殺就是口信,」獲獎記者P•賽納斯(P Sainath)寫道。「使用同樣的卑劣手段是口信的一部分。『沒錯,就是我們。我們又幹了一票。將來還要干。這是對你們所有人的警告。』」

莫迪毫不掩飾自己對印度媒體的不屑。作為總理,他很少接受採訪,取而代之的是通過集會、推文和月度廣播節目直接向選民傳遞信息。還有一款納倫德拉•莫迪應用,用戶可以通過這款應用獲取有關他的消息,並發送建議。電信運營商Reliance Jio網內的所有新手機如今都安裝了該應用。

印度外交國務部長辛格(VK Singh)將軍對記者的蔑視更是毫無掩飾。他公開譴責記者為「妓者」(presstitutes)。這一標籤直到現在還經常在Twitter上被用於恐嚇和羞辱印度記者,尤其是那些質疑政府官方說法的記者。

對蘭凱什遇害一事,右翼印度教民族主義者在網上一片歡騰。一名印度人民黨部長譴責那些「對這起卑鄙的謀殺表達喜悅」的人,還有些人質疑為什麼總理會關注那些散布惡毒言論的個人社交媒體帳戶。《印度快報》(Indian Express)上周在一篇社論中寫道:「他必須知道,他為那些自己在百忙中挑出來關注的人的聲音帶來了巨大的影響力,他們反過來可以宣稱為他代言。」

爭論不休的電視新聞辯論反映了印度的公眾討論環境在日益嚴酷。嘉賓們幾乎不聽其他人在說什麼,舉止也毫無文明可言。實際上,印度收視率最高的幾個電視頻道及其黨派傾向嚴重的主持人就鼓勵嘉賓用喊叫聲壓倒對方,淹沒別人的觀點。

如今,印度的公開辯論大都充斥着口頭暴力和恐嚇。正是這種退化造成了蘭凱什被暗殺。許多人擔心她的遇害預示着未來還會出現更多此類事件。

譯者/申凱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