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全球經濟

2017年國際貿易領域還會發生哪些事?

中美貿易戰是最大擔憂,此外還有英國脫歐帶來的不確定性,以及圍繞亞太區貿易協議、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等的博弈。

讓我們看看2017年餘下時間有哪些貿易動向:

特朗普與中國的貿易戰

這是懸在全球經濟頭頂的最大問題,也是最大風險。

在主張對華強硬的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出局之後,人們就忍不住想要宣布特朗普政府的經濟民族主義已死。但這忽視了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是怎樣一個人——他是一個本能的保護主義者。正如我們近來所了解到的,對於中國,他更想要的是“關稅”而不是交易。他還認為打擊中國是向其基礎選民履行他的“美國優先”承諾的關鍵。

他僅面臨這幾個障礙:他的手下、國會裡的共和黨人以及總統行政權的限度。而這幾個障礙都非常有分量。他競選時聲稱要對中國貨物徵收45%關稅的承諾,已經變成對中國知識產權做法展開調查。

我打賭短期內這些力量——以及美國的首席執行官們——將繼續緩和總統在貿易上的火氣。不過眼下華盛頓有很多人叫囂着要在貿易上懲罰中國。

英國脫歐帶來的貿易不確定性

關於英國即將離開歐盟最引人注目的事情是,我們居然仍對脫歐具體會帶來什麼後果知之甚少。全民公投可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

特里薩•梅(Theresa May)依然面臨著黨內阻力。自由民主黨(Liberal Democrats)的智者兼領導人文斯•凱布爾(Vince Cable)依然認為脫歐可能不會真的發生。

現在似乎可以放心地預言,2017年餘下時間會出現更多噪音、甚少進展,而這將繼續對貿易和英國經濟造成破壞。

中國力爭達成自己的亞太區協議

北京正努力在年底前完成《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簡稱RCEP)。該協議長期以來被稱為中國面對《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簡稱TPP)的對策,以及代表了中國爭取區域貿易霸權的努力。

從技術上來說,這是東盟(ASEAN)十個成員國將本地區所有貿易協議納入一個整體框架的計劃。它也沒有TPP在許多方面的雄心。

但對於北京來說,若能在特朗普讓美國退出TPP後不到一年的時間裡達成RCEP協議,將是一場巨大的勝利。

同樣地,如果TPP剩下的11國在美國退出後,能在日本的帶領下設法挽救該協議,可能為該地區帶來一些平衡。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的大戲

在第二輪(重新)談判不久前結束後,我們真正進入了貿易談判的技術官僚階段。

不過,時間不等人,特朗普總統也正通過威脅退出談判而極力增添一些戲劇性的緊張感。

我預計真正的大戲將在2018年初展開。但這是唐納德•特朗普的貿易世界。我們只有觀看的份兒。

不要為WTO哭泣

今年伊始,我們曾擔心特朗普準備退出世貿組織(WTO)。這種情況並未發生。如今這也不太可能在短時間內發生。

但是,當今年12月WTO成員國聚集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召開兩年一度的部長級會議時,我們將一嘗世界新秩序的味道。一如既往的是,目前尚不清楚WTO此次能否產生一些實質性內容。但真正的考驗在於,WTO有史以來第一次不由美國牽頭討論。中國或歐盟會取而代之嗎?印度會像過去一樣一心阻撓任何協議嗎?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