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香港

新生代正在書寫新的香港故事

白傑明:香港新生代並不仰慕老一代企業大亨,他們覺得正是這些大亨導致了香港的高房價,出賣了年輕人的未來。

企業大亨是現代香港傳奇的代名詞,猶如開國總理李光耀(Lee Kuan Yew)之於新加坡。

李嘉誠(Li Ka-shing)、鄭裕彤(Cheng Yu-tung)這輩人逃離中國內地的貧困、混亂和戰爭,來到當時還屬於英國殖民地的香港,正是因為這裡的相對穩定。

雖然極少受過教育、也沒什麼資本,但他們有極大的智慧和雄心,他們打造了規模數十億美元的商業帝國,這些帝國如今不僅主導着香港的經濟,其影響力更是遍及從澳大利亞到美國的世界各地。

他們不可思議的傳奇故事理應鼓舞人心。但在撰寫一本關於香港年輕人理想的書時,我才了解到,仰慕這些商界巨頭(其中許多如今已經年近90歲)的香港年輕人越來越少。

恰恰相反,那些曾經打造香港在航運和製造業領域主導地位的顛覆者,今天被許多人視為「盤踞者」。

他們把自己的商業天賦押在房地產帝國上,後者每年為他們帶來數十億美元的紅利,但與此同時,香港的公寓面積不斷縮小,價格持續上漲,因此,他們被指把香港變成了世界住房負擔最難以承受的地方。

企業大亨在各個行業——從交通運輸到零售業——的勢力,扼殺了年輕創業者創業的機會,即使他們能負擔得起天文數字般的辦公室或店鋪租金。

在許多方面,香港年輕人對高昂生活成本及不斷下降的社會流動性的不滿,與其他地區(從倫敦到紐約)千禧一代對精英的勢力的抱怨如出一轍。

香港的不同在於其獨特的政治地位:一塊擁有許多公民自由、但沒有民主的領土;世界上最強大的威權國家裡的一個幾乎完全自由的城市。

1997年英國將香港移交給中國時,北京方面承諾,香港將繼續保持「高度自治」,享有言論自由等權利50年不變。20年後的今天,在香港回歸之後成年的這一代香港人覺得,中央政府正在違背自己的諾言,對香港事務的干預越來越多——從綁架批評中共的書商,到加強對媒體、藝術和政治的控制。

與父母那一輩相比,這些少年以及二、三十歲的年輕人在成長過程中與中國內地或英國遺產之間的聯繫更加微弱。他們認為自己是第一代土生香港人,也認為自己首先是香港人,拒絕承認中國人身份,他們認為這一身份是北京方面強加的。

他們也對香港的大亨不滿,後者在香港的半民主政治體制中保持着巨大的影響力——從選擇香港的「行政長官」(英文為「chief executive」,同公司里的「首席執行官」)到利用法團投票在立法會中塞滿自己的支持者。

許多人不但不立志追隨李氏或鄭氏家族的腳步,還責怪他們把年輕人的未來出賣給了北京。

為了讓那些飽受中傷的企業大亨為自己辯護,我打算採訪香港新生代(Generation HK)中的年輕億萬富翁。但高高在上、利己主義的億萬富翁的問題在於,他們往往冷漠,只為自己打算。

幾乎沒有年輕的億萬富翁願意見我,更別提同意接受以發表採訪內容為前提的採訪。最後,只有一位勇士——或者說是魯莽之士——接受了我的採訪。

年僅37歲的劉鳴煒(Lau Ming-wai)豐富的履歷,足以讓最有成就的博學者覺得自己浪費了生命。曾受訓成為飛行教練、律師、金融分析師和學者,他最終(至少是暫時地)安定下來,擔任自己家族的地產集團華人置業(Chinese Estates)的主席,還擔任香港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