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金磚五國峰會

ICO監管風暴下,比特幣走向何方?

徐瑾:比特幣未來價值不取決於比特幣狂熱者的聲音,而是比特幣在多大程度上被外圍人們接受,被監管者容忍。

從財富自由神話到非法集資定性,ICO在中國的紅白變臉,幾乎只是瞬間。

9月4日,央行等七部門發布公告,叫停各類ICO。各類ICO平台陸續傳出暫停服務,各類ICO貨幣大跌,連今年以來上漲接近4倍的比特幣風頭也開始收斂,一度大跌接近兩成。

所謂ICO(Initial Coin Offering),即“數字代幣首次公開發行”。按照wiki等解釋,這也稱為區塊鏈眾籌,用區塊鏈技術把使用權和加密貨幣合二為一,來開發、維護、交換相關產品或者服務;換言之,項目發起方以區塊鏈技術發行初始代幣,購買方以數字貨幣(比如比特幣)購買。

就中國官方公告,對該市場發出了強烈收緊的信號,稱應準確認識代幣發行融資活動的本質屬性,將籌集比特幣、以太幣等所謂“虛擬貨幣”的本質定為非法集資,ICO定位為“非法金融活動”,禁止新項目,存量項目要限時清退。

似曾相識的強勢監管

雖然一般人習慣將ICO對標股市中的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首次公開發行),但一直以來監管力度不可同日而語,基本以行業自律為主。IPO對應上市公司業績增長的想象,而一些ICO對應的只是上漲的承諾,甚至無需白皮書就募集巨量資金,跟隨名人買入吸引更多人接盤成為圈子內流行做法。

ICO風暴所到之處,“一幣一別墅”的傳說口口相傳,華人的賭性加上高科技的包裝,使得一切想象都充滿了可能性。我過去偶爾在公號《徐瑾經濟人》談一下比特幣,每次都有不少人加微信諮詢,甚至包括號稱財務自由的知名投資人。

一切有着似曾相識的感覺。2013年,比特幣(Bitcoin)投資開始獲得市場青睞,年初價格不過13美元,到了11月已經突破1000美元,最高接近1200美元。

當中交易量不少來自中國,在中國買家入場的情況,比特幣迎來投資狂潮,到2013年12月央行出手,聯手各部委出台《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認定比特幣不具有法償性與強制性等貨幣屬性,並不是真正意義的貨幣,第三方支付機構不支持比特幣交易平台的轉帳和提現。受此影響,比特幣價格一度腰斬,大跌近6成。

到了2017年,比特幣再度飆升,年初一枚比特幣價格超過一盎司黃金,象徵意義巨大,隨後比特幣繼續上漲,站上4300美元關口,有分析師預期還會上漲到6000美元,其他虛擬貨幣也雞犬升天。

比特幣交易中的中國因素持續增加,國內比特幣的定價中,也越來越多用人民幣標價,7月時候曾經突破三萬人民幣,最高看到5萬。根據bitcoinity.org的數據,人民幣交易在最近兩年中最高時一度占交易量的98%,目前有所回調。

比特幣天然具有國際性,本次對ICO的整肅對於中國買家是一大打擊。問題在於,ICO與比特幣甚至區塊鏈技術,其風險不僅在於過度樂觀、龐氏騙局等商業風險,更在於監管風險。除了中國之外,美國證交會7月表示ICO可被視為證券並受聯邦監管,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也公告ICO“風險很高”,未來全球性的聯手監管可能正在加強。

值得注意的是,ICO的狂潮,很多程度基於比特幣的狂潮帶來的想象,過去互聯網金融尚有不少傳統金融行業人站台,這一輪ICO的投資狂歡卻大致來自互聯網圈,二者風險意識不可比擬。本次ICO風暴之後,更大的監管風暴還在醞釀,不僅僅是針對數字貨幣,也有中國金融周期調整的大背景,前些年單邊突進的金融創新在中國面臨調整。

如何看比特幣?

在ICO大跌之後,我曾經在公號《徐瑾經濟人》點評比特幣迎來存亡考驗,引來不少人反駁。那麼,比特幣到底是什麼?

首先,比特幣從來不是概念,而是一個真實的投資品種。這些年我在寫作《印鈔者》和《白銀帝國》等書過程中,對金融史關注很多,從這個角度——也即從歷史上各類貨幣試驗與成敗——看比特幣,會有不一樣的認識。比特幣誕生之處,據悉1美元可以買1300枚比特幣,2017年比特幣價格超過一盎司黃金,其價格上漲數百萬倍,一些粉絲開始宣稱比特幣將會顛覆的現金甚至黃金。這並非完全妄言,現金黃金與比特幣,二者之間的相似性確實超過許多人的想象。

無論監管者如何定義,比特幣無疑具有相當強的貨幣特徵。比特幣無疑已經在一小撮人中贏得貨幣身份,但正如經濟學家海曼•明斯基所言“每個人都可以創造貨幣,但問題在於其是否能被人接受”,比特幣未來價值,不取決於比特幣狂熱者的聲音,而是比特幣在多大程度上被外圍人們接受,以及更加重要的是,被監管者容忍。

從人類貨幣歷史來看,許多物品曾經在一個小社群中贏得貨幣身份,但最終能否成長為真正的貨幣,取決於它是否得到跨越社群的認可,乃至政府的認可,這是區分貨幣試驗與貨幣最終的準繩。

從這個角度講,比特幣會顛覆現存貨幣制度么?比特幣的誕生,本身可以視為對金融危機後全球央行成為“印鈔者”的一次反叛,對各國央行而言,比特幣帶來的挑戰顯然存在,它們現在也已經着手發布官方數字貨幣。

一種更大的可能性在於,比特幣顛覆的不是現金,而是當下的金融制度。實際上,自從其誕生以來,比特幣對現代金融制度的挑戰年復一年不斷增強。不過,不無反諷的是,要最終成功,比特幣自誕生以來的優點,卻正可能是它不得不設法克服的缺點。正如我在公號《徐瑾經濟人》此前的分析指出,比特幣最大特點在於去中心化以及匿名性,這正是黃金曾經擁有的優點。

回顧歷史,黃金在中世紀曾經完美地行使了商品貨幣功能,但其數量的有限性到金融工業時代就顯得有點兒力不從心,最終誕生了現代意義上的部分存款準備金,令信用可以依據需求自由創造。比特幣數量恆定,這構成了其價值不受攤薄威脅的基礎,但也限定了它(到目前為止)只能用於支付,難以起到擴張債務債權關係的作用。如今各類ICO試驗的一個可能角色是這方面的探索,但是這也恰是央行無法容忍的一點。

數字貨幣時代最終會到來,那一天財富的創造(或者掠奪?誰知道呢……)比起今天可能更有效率;也許到時候大家會懷念起紙幣,就像今天,還有不少人思念黃金白銀。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作者近期出版《白銀帝國》、《印鈔者》。微信公號《徐瑾經濟人》(econhomo),郵箱jin.xu@ftchinese.com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