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人民幣

中國央行出手抑制人民幣升值

人民幣一路走高,促使中國央行採取措施。但分析人士指出,央行目前可用來干預市場的選擇有限。

在北京,戰線正變得分明,而這是所有人今年沒有預料到的。一方是交易員,他們準備押注於央行沒有多少手段遏制人民幣引人注目的漲勢;另一方是中國央行(PBoC),它控制市場的強硬手腕和能力盡人皆知。

上周五,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飆升至新高。周一,中國央行採取的措施叫停了這種漲勢。但能停多長時間呢?

今年迄今,人民幣已升值近7%(2016年全年人民幣貶值6.5%),這讓那些曾一致押注於人民幣匯率今年將穩步下跌的分析師措手不及。上周,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觸及6.4349元人民幣的21個月高點。而且推動本輪漲勢的是在岸市場(央行控制最為嚴格的市場),這與過去兩年形成鮮明對比,當時離岸市場往往引領在岸市場。

周一,有消息稱,央行取消了針對境內銀行遠期外匯合約的風險準備金要求,消息公布後人民幣匯率下跌。這種風險準備金要求是2015年推出的。實際上,取消準備金要求讓銀行更容易做空人民幣,這可能會抑制人民幣升值。

現在的問題是,此舉是僅為中國央行打出的第一槍,還是它使出的終極武器。很能說明問題的是,中國央行周一將內地市場的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定在略高於上周五的水平。人民幣匯率可在央行確定的中間價上下2%的幅度內浮動。從理論上來說,如果中國政府已深感不滿,它會通過把中間價設定在意外低位來宣示自己的不滿。

“在中國,人們認為,未來幾周,當局的選擇可能有限,因為如果他們做出一些在海外引發負面反應的事情,這將上升為政治問題,官員們不希望在黨代會召開之前看到這種情況,”NatWest Markets策略師曼蘇爾•毛希丁(Mansoor Mohi-Uddin)表示,“因此,所有人都在關注中間價,這上面將體現官方的信號。”

假設中國央行希望至少抑制人民幣的升值,那麼對於央行而言,問題是它面臨著很多阻礙,10月召開的黨代會只是其中之一。這次會議將標誌着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第二任期的開始,屆時中國的新一屆領導層將亮相。

眾所周知,中國政府不喜歡市場動蕩,特別是在計劃中的重大活動前後。這引發了一種不同尋常的人民幣交易理念:把它作為潛在避險貨幣。隨着與朝鮮相關的緊張態勢升級,尋求避險的人士對該地區的傳統避險貨幣日元感到不放心,因為緊張態勢的升級可能會影響日本。

“人民幣在朝鮮半島地緣政治緊張態勢升級之際走強,是個重要跡象,表明中國政府正彰顯其保持金融市場穩定的承諾。”澳大利亞國民銀行(National Australia Bank)亞洲市場策略部主管Christy Tan表示,“這可能不是一種永久的政策立場,但或許會持續到(黨代會)。”

人民幣上漲讓市場熱情高漲。中金(CICC)分析師表示,上月內地人民幣平均交易規模增長了16%,達到去年12月中國打擊資本外流以來的最高水平。

中國公司也可能對中國央行構成另一種阻力,它們可能助推了人民幣的上漲。今年早些時候看空人民幣的觀點,促使許多預期匯率只會繼續下跌的中國公司高管囤積美元——這種觀點現在讓他們損失慘重。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