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金磚五國峰會

爭議東三省:與其扶持,不如放手

胡月曉:激發經濟行為主體的積極性,靠的是放鬆。對東北而言,“斷奶”並不可怕,只要放手,東北自會前行。

編者按:宏觀經濟調整之下,東北經濟困局近年引發會持續關注,近期北京大學林毅夫團隊《吉林報告》再度引發討論熱潮。東北經濟能否破局?經濟學能夠提供什麼幫助?東三省經驗對於中國改革有何啟示?FT中文網近期組織《爭議東三省經濟》專題討論,編輯事宜聯繫徐瑾 jin.xu@ftchinese.com

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曾說過,共同富裕並非同步富裕,要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鄧公此言,用經濟學的解釋就是:中國疆域寬廣、各地要素稟賦差異大,經濟發展條件不同、層次多,發展不平衡。

梯度發展下的東北“背運”

非均衡發展是大國經濟經濟體的必然現象。中國經濟的多元性是有目共睹的,經濟結構是公認的“二元經濟”,李克強總理說是“三元經濟”,還因此於1996年獲得了中國經濟學界的大獎——孫冶方獎。可見,中國經濟發展存在很大的差異性。上場跑的選手實在太多,空間有限,選手間身體素質差異也大,只能讓跑得快的人先跑,“東北”這個選手,很不幸地落在了後跑的位置上。

東北經濟的問題,不是今天才引起市場的關注。早在2003年,東北地區經濟尚在和全國增長水平不相上下之際,因產業競爭力散失和企業效益的普遍滑落,東北“塌陷”就一度吸引了全國人民的眼球,佔據了全國許多媒體的焦點。如何振興東北,從那時起就成了社會各界的關注點,政府自然也是相當地重視,不僅出台了大量的扶持政策,國務院還專門成立東北振興工作領導小組,並在國務院成立了專門的工作落實機構——“東北振興辦”;按照該領導小組的級別,落實辦公室的行政級別也為委部級別,規格極高,領導小組由時任國務院總理親自挂帥: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任組長,副總理黃菊和曾培炎為副組長,26個委辦局一把手為組員。不過,隨着後來國家區域發展政策的調整,東北振興辦和後來西部開發辦一道,被降級調整為發改委下屬的一個司:東北振興司。

從也已出台的各類振興東北經濟的政策實踐看,“對症”多、“見效”少。政既對症為何還會效少?筆者認為,東北經濟資源外流的產業“空心化”現象,是中國經濟梯度發展規律作用下的產物。梯度發展意味着非均衡發展,非均衡發展常伴隨着領先地區從後進地區吸收資源的現象,從而導致後發地區經濟的困難甚至萎縮。地理、氣候、市場、人口、資源、歷史、文化等多種因素的綜合影響,註定了東北經濟發展的“背運”——在全國經濟賽跑中並不處“領頭羊”位置。

振興東北14年

東北振興專門機構成立後,十幾年間為東北發展開出了不少“藥方”:從區域經濟發展規劃、地區產業調整規劃,到各類金融、財稅扶持政策,進而部門行政支持和民生保障政策,進一步還有經濟管理體制變革等各類開放、搞活的特殊政策等,涉及經濟和社會發展、政府管理等方方面面。“振興辦”還協調各種資源、調動各種關係,對接全國甚至海外各種經濟發展資源,為東北經濟發展在微觀(企業層面)、中觀(產業/行業層面)和宏觀(體制層面)全方位動員、多領域布局,更不用說直接的資源投入了。如2016年5月,國家出台了投資規模達1.6萬億的東北“除銹”計劃。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