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經濟學

警惕經濟學界對女性的歧視

科伊爾:對女性的歧視深深地嵌入了經濟學的文化和規範,如果男經濟學家對此無動於衷,他們就將是歧視的同謀。

對大多數人來說,經濟學家是在報紙上或電視上接受採訪的傢伙,時不時拋出各種首字母縮略詞,說著0.3%這個、10%那個的套話。他們通常是男性,很少注重自己的外表,不知為什麼總是信心滿滿,而且有點乏味。

這批人其實可能是粗俗的厭女症患者嗎?美國本科生Alice Wu的一篇研究論文最近因為經濟學家賈斯廷•沃爾弗斯(Justin Wolfers)的援引而受到廣泛關注,這篇文章分析了研究生們喜歡的在線論壇「經濟學就業市場傳聞」(Economics Job Market Rumors, EJMR)上用戶最常用來形容男人和女人的詞彙。用於描述女性的話語往往帶有性色彩和貶義。而用於描述男性的詞彙主要跟工作相關——除了「同性戀」和「同志」以外。

EJMR論壇以聚集了大量討人厭的噴子而聞名。對這一最新研究的建議之一是不理睬這種行為,因為嚴肅的人不會真的拿它當回事,每當女性在網上遭遇語言暴力或與性有關的辱罵時,往往會收到這一建議。網絡文化確實普遍存在厭女症噴子的問題,例如最近劍橋大學(Cambridge)古典學者瑪麗•比爾德(Mary Beard)因身為女性竟敢十分了解羅馬時期的不列顛而遭到攻擊。但除了建議女性閉嘴忍受侮辱的諷刺意味以外,該問題不應被經濟學界忽視,它遠不止是某個研究生論壇上的一個骯髒角落。

首先來看數據。在英國,約有28%的經濟學學生是女性,而且該比例呈下降趨勢。在這個領域,資歷水平每上升一級,女性學者的比例就隨之降低;這些比例隨着時間推移保持不變就算好的了,而且比不上其他大部分學科,包括其他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美國的數據與此相似。

天生的分析能力並不是解釋。如果是這樣,自然科學在性別平衡方面的數據應該與之類似。一些經濟學家認為這反映了女性的偏好。但認為比起金融危機和數字商業模式,女性更喜歡文學和心理學,未免也太傲慢。年輕女性與男性一樣,對世界的狀態感興趣。

榜樣的缺乏可能是部分原因。如果一位對經濟感興趣、勤奮好學的女學生打開英國《金融時報》,她只能偶爾在上面看到女性掌權人物的照片——儘管幸虧有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瑪格麗特•韋斯塔格(Margarethe Vestager)和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就算沒有對進一步深造感到氣餒,她也會相對較少在高校選修由一名女性教員執教的經濟學課程。

更有可能的元兇是這門學科的文化,這也是為什麼EJMR論壇上使用的語言非常重要。那些施暴者沒有受到挑戰,也不預期會受到挑戰。雖然沒幾個成年男性經濟學家會夢想親口說出這種話,但他們營造了一種咄咄逼人的、對女同事態度傲慢的學術文化,並與之沆瀣一氣。少數人覺得有權使用這種語言,因為這是他們眼中所見現象的誇張版。

經濟學研討會往往是充滿敵意的場合,各方只顧自己「得分」,對別人發起咄咄逼人的挑戰,其激烈程度是其他許多領域簡直無法想象的。資歷較淺的女性幾乎不開口說話。女性寫的論文經常被按照更高標準受到評審,且需要更長時間才能發表;而在學術界,發表論文是職業前景的一切。同行評議給「同行」帶來回報,而他們主要是男性。這些現象並非經濟學獨有,但數據顯然說明該領域的問題格外嚴重。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