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金磚五國峰會

印度政客為何與「神人」結盟?

Venkataramakrishnan:印度政客為爭取選票而縱容「神人」,卻不努力消除導致「神人」大量出現的社會不平等。

從遠處來看,印度的「神人」(godman)帶有暗黑喜劇色彩:一種維多利亞時代風格的對迷信的東方的誇張描述。看看「大師」阿舒托什•馬哈拉傑(Ashutosh Maharaj),自三年前死於心臟病發作以來,追隨者一直把他的遺體存放在冰櫃中,並聲稱他只是在沉思。儘管家人希望將他火化,但旁遮普邦和哈里亞納邦高等法院選擇支持他的信徒,強調「信仰自由」。

古爾米特•拉姆•拉希姆•辛格(Gurmeet Ram Rahim Singh)被判強姦罪名成立引發的暴力騷亂導致30多人死亡,這應該打破此類對教派仁慈的幻想。對這位精神領袖、演員兼導演的有罪判決引發了其宗教團體「社會福利和精神組織」(Dera Sacha Saudra)的暴亂。這種狂熱行為暴露了印度政治家在對待「神人」的態度上存在根本性錯誤。印度的精英階層非但沒有去解決那些讓蠱惑民心者得以斂財和無視法律的社會問題,反而把他們當作爭取信徒票倉的有用的中間人。

歸根結底,「神人」問題更多的是政治問題,而非宗教問題,儘管有些人受到了印度教民族主義的鼓動。其中最突出的是印度人民黨(BJP)北方邦首席部長Yogi Adityanath,他指責特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的工作是企圖令印度「基督教化」,並指示追隨者,但凡有一個印度教女性改變信仰,就要做到讓100名穆斯林女性皈依。此類言論帶來了生命的代價:幾天前,批評印度極右翼分子的記者高麗•蘭克什(Gauri Lankesh)在班加羅爾的家門口被謀殺。

然而,在大多數情況下,「神人」是一個跨黨派問題,各派別領導人都把他們視為爭取團體投票的關鍵。其中包括現已臭名昭著的「神人」阿沙朗•巴布(Asaram Bapu),他為自己的道場(宗教中心)從國會和人民黨政府獲得了大量土地。看到辛格的下場,巴布害怕因涉嫌強姦被捕而藏身於其中一個道場,而他的支持者襲擊了多名記者。

印度國大黨(Indian Congress party)最先向古爾米特•拉姆•拉希姆•辛格示好,辛格號召其「社會福利和精神組織」的成員投票支持該黨。由於該黨在2012年旁遮普邦選舉中表現糟糕,辛格轉而支持處於上風的印度人民黨。騷亂開始當天,印度人民黨哈里亞納邦教育部長拉姆•比拉斯•夏爾馬(Ram Bilas Sharma)試圖將暴力事件歸咎於寬鬆的執法。夏爾馬最近向「社會福利和精神組織」捐贈了約6萬英鎊。

辛格受民眾歡迎顯得很反常。「社會福利和精神組織」崇尚苦行的傳統,他卻以佩戴大量珠寶聞名,並在2015年的一部電影中把自己塑造成了一個像神一樣的人物。但他向旁遮普邦的達利特(Dalits,一度被稱為賤民,幾乎占該邦人口的三分之一)傳達的平等信息是其成功的支柱——依靠幾分特朗普式的作風,一個招搖的煽動者變成了印度僵化種姓制度受害者的燈塔。

然而,正是印度政客對「神人」的這種功利態度給他帶來了好處。派警察或軍隊平息暴亂可以恢復秩序,但這是一場自己造成的危機:為煽動者提供政治庇護——而非尋求消除導致這些人出現的社會不平等——的結果。「神人」填補了歷屆政府不願解決深層次問題留下的社會真空。

不平等現象並不是印度最大的恥辱,真正可恥的是政府將其視為一種可在政治上加以利用的東西,而不是政治上、道德上的失敗。

正如美國的過往所顯示的,與宗教原教旨主義者拉關係並不少見。但是,像古爾米特•拉姆•拉希姆•辛格這樣的「神人」代表了邊緣人群中的邊緣人群:相當於討好大衛教派(Branch Davidians)或曼森家族(Manson family)。

印度政治家讓一個全國性的煽動者行業得以發展,這些人的追隨者把對他們的不利指控視為與叛國罪等同。辛格涉嫌強姦15年後才被捕,充分說明了印度政治現狀,但沒有一點是正面的。

本文作者正在牛津大學(Oxford)格林坦普頓學院(Green Templeton College)攻讀互聯網社會科學碩士學位

譯者/申凱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