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金融危機10周年

金融危機十周年的三點反思

沈建光:金融危機給了中國彎道超車的機會。中國的全球競爭力不僅沒有削弱,反而大大增強,國際話語權也明顯提升。

編者按:如果從2007年算起,金融危機已經爆發十周年。人類是否馴服了金融危機?世界經濟更穩定了么?中國經濟又從中學習到什麼? 下一場金融危機又將爆發在何處?FT中文網近期組織《金融危機十周年》專題討論,編輯事宜,聯繫徐瑾jin.xu@ftchinese.com 。

金融危機是不幸的,其短期內造成的經濟急劇下滑、失業大幅攀升以及資產價格縮水的負面影響,使大部分群體都遭受損失。但是,危機又為理論創新提供了土壤,幾乎每一次金融危機都會催生新一輪的理論繁榮,正如凱恩斯理論之於大蕭條,供給學派之於滯漲,以及華盛頓共識走下神壇之於亞洲金融危機。如今距2007年全球金融危機的爆發已有十年時間,筆者對本次危機及各國應對經驗與教訓有三點反思。

量化放鬆能否終結金融危機?

可能有人會驚訝,這難道是問題?金融危機當然結束了。畢竟當前無論從經濟增長指標,還是各國救市政策來看,都已經十分接近甚至超過危機前的水平。而國際金融機構也轉向樂觀,IMF、OECD均將今年全球增長上調至3.5%,為六年來的最高。

危機的始作俑者美國已經連續七年處於復蘇區間,並在近幾年相繼退出量化寬鬆、開啟加息周期、且開始給出縮表規劃;歐洲也迎來了歐債危機以來最好的經濟增長,核心國德國增長穩健,曾經的債務國西班牙一躍成為歐元區增長的排頭兵,歐元區甚至也將很快退出量化寬鬆。新興市場自不用說,IMF認為新興市場國家過去幾年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50%,特別是金磚國家,是全球經濟復蘇的重要引擎。

然而,在筆者看來,雖然經濟指標有所恢復,但危機的影響卻遠未消除,難以稱之為走出危機,反而近年來去全球化思潮的興起以及恐怖主義襲擊頻發等現象讓筆者反思,危機的後遺症可能剛剛開始。例如,危機之前,全球化理念得到了普遍認同,但危機十年後的今天,越來越多的民眾把危機帶來的痛苦歸因於全球化,特朗普上任、英國脫歐這些黑天鵝的出現說明反建制、反精英、反全球化的勢力之強已然超出預期。

在筆者看來,這一新情況的出現與各國應對危機的政策密切相關,實際上,危機使得各國把貨幣政策應用到極致,如量化放鬆、負利率打破原有理論框架,但在增長恢復的同時,卻伴隨着資產價格的上漲以及貧富分配的不均,可以說,正是這種劫貧濟富的政策催生了公共政策領域的危機,政治上黑天鵝頻出說明十年金融危機並非結束,而仍在持續。

危機削弱中國競爭力了嗎?

毫無疑問,金融危機的爆發,曾給中國帶來重創,從2007年高達14.2%的增長,一路下滑至2009年最低時的6.4%,東南沿海大量外貿工廠倒閉,工人失業,中國不得不採取緊急的四萬億經濟刺激計劃以及十大產業政策,以防範危機的蔓延。

但對比之下,筆者發現,金融危機對中國危中有機,給了中國在全球彎道超車的機會。十年後的今天,我們看到,中國在全球的競爭力不僅沒有削弱,反而大大增強,國際話語權也有明顯提升。

這主要體現在,中國對全球經濟的貢獻從危機前2006年的不足20%,上升到如今的近30%;中國出口雖受到危機的影響,但從與其他國家的橫向比較來看,競爭力反而提升,十年間,中國出口份額佔比從2006年的8.1%上升至2015年的14.1%。相比之下,一些主要發達國家表現黯淡,十年來,美國出口在全球的佔比基本穩定在9%左右,德國出口佔比則下降約1個百分點至8%,日本出口份額亦從5.4%下降至不足4%。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