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醫改

從榆林孕婦事件看中國醫改歧路

萬喆:機制的設計需要獎懲得宜,打着甩鍋的主意,從解決表面文章出發,不是真的改革,也肯定無法獲得成功。

8月31日20時左右,陝西榆林市第一醫院綏德院區住院部5樓,一名待產孕婦從樓上墜下身亡。這場悲劇引爆了中國的輿論場。其實,榆林孕婦事件背後,有醫改歧路的影子。

醫療中的“省錢”觀念

在目前網絡評論中,為什麼有人會指責孕婦家屬,因為懷疑他們是想省剖腹產的錢。而省錢,的確是許多醫療活動中大家所關注的焦點。

改革開放之前,中國實行的是計劃經濟,盛行的是平均主義,醫療衛生資源嚴重短缺,醫療衛生領域服務質量較差。

1979年,當時的衛生部部長提出要“運用經濟手段管理衛生事業”。

1980年,國務院批準允許個體醫生開業行醫,打破了國營公立醫院一統天下的局面。

1985年,普遍被認為是中國醫改的“元年”。怎麼改?百廢待興,醫療衛生遠算不上是重頭,所以,基本上,“給政策不給錢”。

於是,需求在增長,縣及縣以上醫院病床使用率處在高位,供給看似也在繁榮,大批農村衛生室被個人承包,財政對衛生的投入比重開始減少,江蘇省財政補助占醫院工資總額比例,1985年為60.39%,1988年降至31%。1980年,全國政府衛生投入占衛生總費用的1/3,到1990年降為1/4。

1992年,許多公共服務事業的“產業化”“百花齊放”。時任衛生部長焦躁的說:“如果等一二年,其他部門、行業各種產業都搞起來了,甚至你自己的領地都被人家挖走了,市場、群眾就不需要你的產品了。”

所以,“建設靠國家,吃飯靠自己”,衛生部要求醫院“以工助醫”“以副補主”。醫療服務全面跑步進入市場化。

醫療行業開始出現一些前所未有的問題,“因病致貧、因病返貧”問題日漸顯現。

醫療費用,成為醫療心病。

醫患“羅生門”

為什麼會出現醫生與患者家屬的“羅生門”?首先是因為醫患關係緊張。患者根本不相信醫生。

針對醫療機構的趨利性,1996年底中國召開第一次全國衛生工作大會,強調堅持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防止片面追求經濟利益而忽視社會效益的傾向。

然而,2000年,國務院公布了《關於城鎮醫療衛生體制改革的指導意見》。公立醫院產權“變賣”,“鼓勵各類醫療機構合作、合并”,“共建醫療服務集團、盈利性醫療機構”,“醫療服務價格放開,依法自主經營,照章納稅”等,“市場化”醫改跨越式發展。

儘管此後多次“醫改”宣言中強調醫療衛生事業的社會效益,但事實是,對於醫療改革中的問題,究竟是因為市場化過度還是市場化不足造成的,爭論不休;對於下一步究竟是更加市場化私有化還是相反,爭論不休。

在不休的爭論中,已經定下來的,是患者要付出更多的錢為醫療服務買單。由於付出的代價相當高,人們的情緒變得非常暴躁,無法容忍失敗。

與此同時定下來的,就是當前的醫療體系改革讓醫院為自己的經濟福利負責。醫院自然要追求收入和利潤,一方面,點名手術、特殊護理、特殊病房等特別服務開展起來:另一方面,醫院對科室,科室對個人的經濟壓力力度不小,一些地方過度開藥、過度檢查。

醫患關係迅速惡化。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