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大數據

大數據有望讓計劃經濟復活?

桑希爾:據馬雲和某些中國學者的說法,計劃經濟可能在大數據時代重新煥發活力,但其現實可行性存在兩大疑問。

有多種理論可以解釋蘇聯為何解體:帝國過度擴張、經濟效率低下、意識形態破產。你可以任選一種,或者把三者都算進去。

但是,以色列歷史學家尤瓦爾•諾亞•哈拉里(Yuval Noah Harari)在《人神》(Homo Deus)一書中,提出了一個更為平凡的原因:計劃經濟(以及威權政府)在處理數據方面是廢物。他寫道:“資本主義贏得了冷戰,因為分布式數據處理比集中化的數據處理更有效。”

坐在莫斯科蘇聯國家計劃委員會(Gosplan)辦公室的一位中央規劃者,有什麼希望弄清楚橫跨11個時區的蘇聯經濟所有不斷變化的部分?

俄羅斯已故經濟記者奧托•拉齊斯(Otto Latsis)曾完美地向我解釋了蘇聯體制荒唐的一面。他回憶自己曾參觀一家蘇聯屋頂瓦製造公司,該公司有多項宏大的擴張計劃。他發現,所有的投資都流入了另一家工廠,其業務是銷毀報廢的次品瓦片,以阻止工人們在黑市上銷售這些瓦片。

與大多數蘇聯工廠一樣,規劃者為新工廠設定了苛刻的目標,專註於數量而非質量,這帶來了變態的激勵——砸碎幾近完美的瓦片。很難想出一個更赤裸的價值破壞的例子,正是這種價值破壞毀掉了蘇聯經濟。

但是,我們現代世界的數據爆炸——至少在理論上——為進行更好的管理決策、減少計劃與市場經濟之間的信息失衡提供了指引。中央計劃者正迅速獲得能夠更有效處理數據的工具。

當今所有相互連接的設備源源不斷地產生關於我們的經濟活動、需求和慾望的海量實時數據。若恰當地加以利用,這些數據可以模擬價格機制,作為一種匹配需求與供應的手段。

過去幾十年,自由市場經濟學家一直沒有停止對計劃經濟的鞭撻。計劃經濟有可能以一種全新的形式復活嗎?

在中國,一些人似乎這樣認為。中國仍堅持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無論在實踐中應用得多麼鬆散),同時正在發展世界上最具活力的數據市場之一。

去年,擁有約5億用戶的電商阿里巴巴(Alibaba)的創始人馬雲(Jack Ma)表示,新技術提供了以幾乎難以想象的規模收集和處理數據的手段。

將人工智能應用於這些數據集,正在加深我們對世界的實時認知。馬雲在一次經濟會議上表示:因此,大數據將讓市場更加智能化,使得計劃和預測市場力量變得可能,讓我們能夠最終實現計劃經濟。

一些中國經濟學家走得更遠。在近期發表的一篇論文中,王彬彬和李曉燕認為,一種混合經濟可以建立在“計劃主導型市場經濟體制”模式之上。

更自由的數據流動可以抵消許多毀掉計劃經濟的弊病:權力過度集中、尋租腐敗和非理性決策。由大量數據提供的多層次細節,還能讓計劃者為消費者提供更加個性化的選擇。

兩位作者認為,網絡平台壟斷企業就像中央計劃機構。政府變成一個“超壟斷”平台將更加“正當和理性”。

此類國有平台可以像機場一樣運作,指導市場導向的流動。機場管理通航能力,設定航空標準,平衡安全、環境和貨物運輸的要求,滿足運營商、乘客和零售商的需求。

毫無疑問,大數據可以提高企業和政府管理系統的效率。它還可以帶來更合理的資源配置——無論是在規劃長期基礎設施,還是管理醫療保健系統方面。

但是,雖然這種混合經濟在理論上或許沒毛病,但其在現實世界中的可行性存在兩大疑問。

首先,積累數據與明智利用數據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命題,就像世界各地無數搞砸的政府信息技術項目所展示的。

第二個問題是,這樣的經濟究竟能有多麼創新。消費者很難對尚不存在的產品提供需求數據。在某些方面,這就像試圖通過盯着後視鏡向未來行駛。

正如蘋果(Apple)聯合創始人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所言:“在我們向消費者展示我們的產品之前,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譯者/隆祥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