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FT大視野

FT大視野:特朗普給高盛帶來契機

曾從美國納稅人獲得巨額紓困資金的高盛,希望白宮再次伸出援手,這一次的「問題」是讓高盛受不了的沃爾克規則。

2010年末,當高盛(Goldman Sachs)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勞爾德•貝蘭克梵(Lloyd Blankfein)抵達美國國會雷伯恩(Rayburn)辦公大樓時,他很受傷。他執掌的這家銀行當時被視為華爾街不當行為的生動例證。之前幾個月,該銀行被監管機構起訴,遭到立法者批評,接着又因《多德-弗蘭克法》(Dodd-Frank Act)通過而受損,該法將以防範另一場金融危機為名,限制該行的自由。

貝蘭克梵是來會晤該法的起草人之一、馬薩諸塞州民主黨人、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主席巴尼•弗蘭克(Barney Frank)。高盛對這種新的監督機制感到擔憂,但不能表現出態度頑固。「我支持明智的監管,」貝蘭克梵在那個不公開會議上時表示,試圖表現出一種願意合作的態度。弗蘭克諷刺地回答:「我支持愚蠢透了的監管。」

如果說奧巴馬執政時期讓高盛在華盛頓的日子變得難過的話,那麼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當選帶來了一個新的開端。特朗普不僅批評「扼殺就業的監管規定」,還讓兩位高盛人擔任金融監管領域的排頭兵:貝蘭克梵的前副手加里•科恩(Gary Cohn)現在擔任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曾在高盛擔任首席信息官的史蒂文•姆努欽(Steven Mnuchin)現任財政部長。

華盛頓新團隊出現的時機對於高盛而言再重要不過了。2008年從美國納稅人獲得100億美元紓困資金的該行,正希望特朗普政府再次伸出援手,這一次的「問題」是在高盛看來讓人受不了的監管,這種監管加劇了該行目前的交易困境。

多年來,高盛賺錢機器的主要引擎一直是證券交易,這是貝蘭克梵和科恩贏得聲望的部門。它現在仍是最大收入流之一,但正遭遇困境。這在一定程度上歸咎於交易員今年做出糟糕判斷。但困境的根源更為深刻。危機後監管妨礙了這項業務。2007年,高盛來自債券、外匯和大宗商品的凈交易收入達到162億美元的峰值。去年,雖然有一些重組的影響,但是大致對應的收入為76億美元。高盛的交易業務已大不如往昔,儘管仍然非常賺錢。

高盛眼中的主要罪魁禍首是「沃爾克規則」(Volcker rule),即禁止銀行使用自有資金在市場操盤。禁止所謂的自營交易的想法——由美聯儲(Fed)前主席保羅•沃爾克(Paul Volcker)提出——是前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建設堡壘防範需要公眾紓困的未來危機舉措的核心。但禁令的最終形式(長達964頁的法規)受到各銀行的批評,稱其混亂且過於複雜,扼殺了本該允許的做市活動。

貝蘭克梵上月稱,沃爾克規則「極為繁重」,他抱怨稱,它「讓坐在交易桌前的人們非常緊張」。其他高盛內部人士私下裡更不客氣,批評沃爾克規則就是想要了高盛的命。

高盛拒絕討論其遊說活動,但表示:「正如實施(沃爾克)規則的很多監管者所承認的那樣,是時候重估這項規則。」英國《金融時報》根據對近50位政策制定者、銀行家、遊說者和律師的採訪,梳理出了高盛的努力。據他們介紹,該行正咄咄逼人地推動削弱——甚至廢止——沃爾克規則,以便重新獲得交易優勢。

美國財政部一位官員表示,高盛正「全力投入這件事」。「他們今年的單一焦點就是沃爾克規則,超過其他任何銀行,」某家競爭對手的華盛頓主管表示。提倡加強監管的Better Markets的丹尼斯•凱萊赫(Dennis Kelleher)表示,「高盛一直是霸氣凌厲的大型交易商,希望為了賺大錢而承擔巨大風險和巨大槓桿。」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