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與FT共進下午茶

桑德伯格:為Facebook的未來而戰

桑德伯格不久前出版新書《B選項》,坦誠分享了失去丈夫的悲痛。她說她仍希望美國會有一位女總統,但不會是她本人。

白色套頭毛衫罩着淺藍色牛仔褲,一頭黑髮吹出有光澤的弧度,謝里爾•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看上去極為平靜,一如以往。她給了我一個熱情的擁抱,然後挨着我坐到我們這桌的一角。「來看看這個,你看到這個了嗎?」說話間她已經開始研究菜單,沒有先停下來寒暄幾句。

Facebook的這位首席運營官以比大多數高管更坦誠而聞名:比如坦言自己工作時在洗手間哭泣,或是在喪夫不久後跟母親睡一張床。這一點跟重新定義了「分享」一詞的Facebook頗為契合。不過當我們開始共進午餐,可以清楚地看出坦誠並不意味着率性而為。桑德伯格無疑是與公司口徑最一致的高管之一。談到業務時,她說的話似乎來自一整套現成腳本,我幾乎可以替她背出台詞。新產品不只仍處於「早期」,而且正在以一種「隱私保護的方式」推出。當我問到突然成為單親媽媽具體是怎樣的感受時,她先是承認「有時候感到孤獨、害怕」,然後迅速說到更大的問題,聊到美國貧困單親媽媽的困境,還拿出了數據。

不過話說回來,腳本或許至關重要。過去兩年桑德伯格和Facebook都經歷了巨大的震動,雙方都被迫為生存而鬥爭。2015年桑德伯格與丈夫戴夫•戈德堡(Dave Goldberg)在墨西哥度假時,戈德堡在健身房鍛煉時因心臟病發作逝世,丈夫的離世意味着桑德伯格要獨自撫養兩個孩子。Facebook也受到了越來越多的批評:在假新聞興起、Facebook自身越來越有能力影響各種事件(包括去年美國大選)的走向之際,該公司在自我監管方面做得夠嗎?這些批評對於這家規模最大的社交網絡公司——擁有近20億用戶,去年利潤達100億美元——意味着什麼,尚不清楚。

我們就餐的墨西哥餐館Sol位於門洛帕克的Facebook園區,所在的街道是一條迪斯尼式假主街,旁邊還有一家紙杯蛋糕店和一家美甲店。桑德伯格從沒在這裡吃過飯。她告訴我,她在Facebook的9年都是在自己的辦公桌旁吃午餐的,事實上我是第一個說動她出來午餐的人。當她和一名工作人員一起到達餐廳時,我猜想她是不是需要別人幫忙才能找到路。

當我說明沒有其他人加入我們的午餐時,她說:「這太讓人激動了。」通常她都是在自己辦公桌上喝湯或者吃沙拉,而她的辦公桌位於Facebook巨大的開放式樓層的中央。她興緻勃勃地翻着橙色的塑封菜單,點了一道「大份沙拉配雞肉」。我選了紅椒大蒜玉米卷餅——按照店主祖母的家傳秘方烹制。

桑德伯格在個人生活遭遇不幸之前,在事業上已取得了一系列非凡成就。她先是在美國財政部為拉里•薩默斯(Larry Summers)擔任幕僚長,後加入谷歌(Google)擔任運營副總裁。自從2008年來到Facebook後,她對這家公司發展成一家市值4320億美元的企業功不可沒;據《福布斯》(Forbes)數據,她自己的身家達16億美元。她於2013年出版了首部著作《向前一步》(Lean In),鼓勵女性要更雄心勃勃,這部暢銷書的成功也令桑德伯格成了著名的女性權利倡導者。

當戈德堡逝世後,一切都變了。桑德伯格感到極度悲痛,且「不顧一切」地想要從其他人那裡找到共鳴,最終她通過在Facebook發表一篇帖子找到了安慰。這篇帖子的確讓她找到了共鳴:用戶們將這篇帖子分享了40萬次,還在評論中寫下自己應對死亡的經歷。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