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特朗普

誰偷走了他們的「美國夢」?

盧斯:在那些幼年時被父母帶到美國的「夢想者」非法移民的去留問題上,特朗普貌似中立,實際上支持將他們驅逐出境。

只要你努力工作,遵守規則,就可以過上更好的生活。這是美國夢的精髓。然而,在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看來,無數「夢想者」——童年時期非法進入美國的移民——違反了規則。約三分之二的美國人不這樣認為,其中包括幾乎所有知名商業領袖和許多共和黨要人。如果國會未能保護這些「夢想者」,特朗普可以歸咎於他們。反正特朗普是永遠不會讓皮球停在自己面前的。

他給了國會六個月時間,就如下這件國會三十多年都未能做成的事情達成一致:通過一項移民改革法案。在那之後,大多數「夢想者」就只能聽天由命了。本屆國會前八個月的工作堪稱美國史上最低效,它用六個月通過這一法案的可能性很小。沒有白宮的支持,任何重大改革都不太可能實現。理論上,在白宮該給這些「夢想者」合法身份還是該將他們趕出美國的問題上,特朗普是中立的。實際上,他支持將他們驅逐出境。他只是想讓別人按下「驅逐」按鈕。

從許多層面上看,這都是典型的特朗普式做法。首先,他邏輯混亂。突然間,特朗普相信起憲法對總統行政權的限制了。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以行政命令的方式讓「夢想者」暫時免於被驅逐,因而理論上侵犯了國會的地盤。但這種解讀根本不嚴密。一些學者稱,總統有權解釋如何執行法律。奧巴馬只是針對一種類型的非法移民——通常在六歲左右被父母帶至美國的兒童——推出了一項「暫緩遣返行動」(deferred action)。

即便法院拒絕為「夢想者」提供特殊待遇,特朗普也不是沒有對法官亮過中指。今年早些時候多家法院否決特朗普「禁穆令」(針對六個穆斯林占多數國家的旅行者)的時候,他就是這樣回應的。他正在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訴。然而,到了關係「夢想者」命運的事情上,特朗普卻變成了剋制總統行政權的典範。讓他的這一舉動更顯奇怪的是,10天前,他還以考驗總統特赦權限度的方式,赦免了因種族貌相(racial profiling)而被定罪的亞利桑那州前警長喬•阿爾帕約(Joe Arpaio)。

由此可見,他關於尊重法律的理由站不住腳。此外,特朗普的經濟盤算也很奇怪。儘管他很樂意幫助「夢想者」,但他的首要職責是幫助那些「沒有工作、身處困境、被遺忘的美國人」。白宮表示,非洲裔美國人受非法移民的衝擊尤其嚴重。在這裡,特朗普犯了「勞動總量固定」的錯誤——假定美國經濟中只有固定數量的就業機會。這種思維認為,如果美國驅逐80萬人出境,同樣數量的工作崗位就將空出來。

這當然是假的,也很虛偽。當特朗普說到受其他族群衝擊的美國人時,他記得的似乎只是「被遺忘的美國人」。儘管特朗普對「夢想者」的遭遇持中立態度,但他支持一項將進入美國的合法移民數量減半的法案。

但是,特朗普此舉最終目標是奧巴馬。特朗普表示,通過幫助「夢想者」,奧巴馬違反了「維繫我們這個共和國的核心信條」。特朗普的這種說法不止是歪曲了美國信條——他毀掉了美國信條。但這說法很可能是他事後想出來的。自上任以來,特朗普行為的主線就是不遺餘力地消除其前任的一切政治遺產。

特朗普已多次試圖廢除「奧巴馬醫改」(Obamacare),又多次失敗——令他惱火不已。他推翻了奧巴馬政府對古巴部分放開的政策。他取消了奧巴馬的大部分反污染行動。他還讓美國退出了解決全球變暖問題的《巴黎協定》。「夢想者」一直就在他的打擊名單上。即便在繼續推行奧巴馬政策的領域——主要是阿富汗問題——他也採用了「新戰略」這樣的表述。寄望於奧巴馬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伊朗核協議能挺過特朗普上任第一年的人們都應注意了。該協議在他的目標名單上。奧巴馬的美韓貿易協定也是一樣。

特朗普能饒過奧巴馬嗎?或許不能。特朗普就像一心捕殺大白鯨的亞哈船長(Captain Ahab)。然而,不同於亞哈追捕的鯨魚,奧巴馬不能被魚叉擒住。特朗普真正開啟自己的政治生涯就是在2011年,當時他指控奧巴馬偽造出生證明。由於斷言奧巴馬出生與非洲,特朗普理所當然地受到了嘲諷。

在特朗普想到「夢想者」很久之前,他最初想到的非法移民就是奧巴馬。很難忘記奧巴馬當初是如何奚落特朗普傳播了一條假新聞之王的。無辜的人們仍在為特朗普當初所受的羞辱付出代價。

譯者/申凱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