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金融危機10周年

異動的國庫券:華盛頓煤礦坑裡的金絲雀

邰蒂:就像2008年,市場正在應對生活在“愛麗絲夢遊仙境”中那種世界的詛咒,越來越難以為風險和不確定性定價。

在正常情況下,美國國庫券市場似乎乏味至極。畢竟,政府融資這一塊被認為是極為安全的;它是平庸的資產管理公司存放現金的地方。

但在最近,美國國庫券市場似乎不太“正常”——至少在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主政白宮情況下是不正常的。上周初,美國四個星期期限的國庫券收益率突然逼近1.3%,漲勢之猛為2008年以來所未見。

這是因為市場擔心特朗普政府無法爭取將美國19.8萬億美元債務上限延期,從而可能導致美國財政部到今年10月初耗盡現金。

實際上,由於市場上焦慮情緒濃重,美國第五大貨幣市場基金Federated Investors向英國《金融時報》表示,它因過於擔憂而不敢購買到期期限處於危險範圍的美國國庫券,雖然正常情況下它會大肆搶購這類國債。但在上周三,在特朗普意外地與民主黨領導人達成債務上限延期的協議之後,緊張情緒被延緩了。不出所料,美國國庫券收益率暴跌逾17個基點,重新回到一個月前的水平。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好消息。上周的事件已經再次向投資者表明,特朗普的行動力遠小於其宣稱(或者推文所說)的那樣。特朗普早先宣稱,只有在國會同意為其墨西哥邊境牆提議提供資金後才會提高債務上限。別當回事,這番話顯然已被拋到腦後。

但在另一個層面,上周發生的事情也令人深感擔憂。當2011年和2013年爆發債務上限危機的時候,美國國庫券並未像現在這樣波動;實際上,上次國庫券這樣波動是在金融危機期間。

幸運的是,現在一點兒也不像要爆發金融危機的樣子。但上周的事件揭示出一個關鍵事實,如今就像2008年一樣,市場正在全力應對生活在“愛麗絲夢遊仙境”中那種世界的詛咒——人們越來越難以為風險和不確定性定價,因為正常規則被撕毀。

想想吧。2008年次貸危機爆發的時候,投資者對金融的認知被顛覆:“安全的”銀行倒閉;本應流動性充裕的市場凍結了;高評級的投資工具產生了巨大的虧損。然後到了2010年,這種“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感覺蔓延至經濟學,因為利率出現了負值。沒有人知道會發展到什麼地步。

現在,類似情景正在政治領域重演。當然,華盛頓部分部門似乎仍然是“正常的”:許多機構依然穩健;白宮裡有頭腦清醒的官員正在努力推動經濟改革和穩定的外交政策;特朗普表示他決心避免債務違約,因此“我們總是會在債務上限(提高)的問題上達成一致”,即便這意味着與民主黨人締結協議。

但特朗普的做事方式似乎也日益反覆無常、不可預測和乖張。畢竟,上周本應是特朗普捍衛稅收改革的時刻,但他卻出人意料地因聚焦於移民問題而登上新聞頭條。上月,特朗普本應召開記者招待會談論基礎設施改革,結果計劃被打亂了,他談論的是弗吉尼亞州夏洛茨威爾(Charlottesville)事件。

現在特朗普團隊正在要求國會準備通過稅收提案。但特朗普還要求國會在6個月內發布移民法案,這有可能讓其他所有提案受影響。與此同時,朝鮮危機又讓特朗普轉移了注意力,針對他與俄羅斯接觸的調查正在抓緊進行中。

這讓投資者很難就12月15日債務上限協議終止後可能會發生什麼情況的問題進行風險定價,從更寬泛的意義來說,他們很難就特朗普任期的風險進行定價。例如,博彩網站Ladbrokes目前認為特朗普有50%的幾率遭到彈劾,但也認為他很可能贏得2020年總統大選。投注者已經不知道哪種情況可能發生、哪種情況可以排除掉。

有鑒於此,美國國庫券收益率上周劇烈波動就不足為奇了,同樣不奇怪的是,許多資產管理公司悄然對沖投資組合;還有,一些今年早些時候與白宮合作的企業領導人紛紛批評特朗普在移民問題上的立場,以維護自己的名譽。市場表面上似乎波瀾不驚,但不確定性——和脆弱性——正在累積。那些一點兒也不乏味的美國國庫券就好比是華盛頓煤礦坑裡的金絲雀。

譯者/裴伴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