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生活時尚

黛妃曾是他的頭號粉絲

靜楠:布魯斯•奧德菲爾德是黛妃中期最喜愛的設計師。他讓黛妃走出堆砌的蝴蝶結,變得簡潔優雅性感。

黛安娜王妃和布魯斯

巴黎塞納河畔,埃菲爾鐵塔對面的阿爾馬橋隧道上方,有一座「自由之火」紀念碑 。二十年前八月的一個夜晚,黛安娜王妃就是在這個隧道不幸遭遇車禍,在她去世後20年間,紀念碑下鮮花、卡片常年不斷,而同心鎖更是密密麻麻。

「自由之火」是銅製的自由女神的火炬雕像複製品,建於1987年,本來和黛安娜無關。然而事發之後,人們來到隧道盡頭,卻很自然地想起艾爾頓•約翰致敬黛妃的輓歌《風中之燭》,痛惜她36歲就熄滅了生命之火,久而久之,橋頭火焰形狀的紀念碑很自然成為對黛妃的憑弔之所。

英國當代作家希拉里•曼德爾曾說過:「過去不能複製,但卻可以創造」。 過去雖然不復存在,但活在人們的記憶中,人們習慣於把主觀的色彩投射在過去的記憶中,隨着時間的推移,追憶越來越具有主觀甚至浪漫的色彩。逝去20年的黛安娜始終活在公眾的記憶中,也活在生前熟識的私交的記憶中,這兩者的印象是否交疊一致呢? 如果和黛妃御用設計師的對話,能否讓她的過往栩栩再現呢?

在倫敦騎士橋哈羅德百貨西側,沿街一溜高級定製和珠寶店,不動聲色矗立在全倫敦最昂貴的地段。透過玻璃櫥窗,鑲嵌着亮片和珠子剪裁合體的高級婚紗、坤包、珠寶,吸引着路人的目光。

六年前,王室大婚前夕,準王妃凱特的母親卡羅爾和妹妹皮帕也曾經來到這裡,打量着櫥窗里的婚紗,讓媒體一度以為凱特將會選擇婆婆生前曾經鍾愛的布魯斯•奧德菲爾德(Bruce Oldfield)的設計,而設計師本人始終保持緘默。我的尋訪,就從這裡開始。

改變了黛妃風格

在約好的時間,我們穿過華美的展示間,順着狹窄的樓梯,來到一間四面掛着剪報的工作室。這裡只有幾平米見方,一下子來了一支攝製組,顯得有點局促。中間一張寬大的桌子已經充滿了畫面,桌上層層疊疊鋪滿了尺子、紙筆和圖紙。一位高大魁梧滿臉絡腮鬍子的紳士從桌上站立起來迎接我們,他的手掌寬厚,比平常人更加大一些。

布魯斯在工作

「我是布魯斯,專做禮服和婚紗的設計師。」布魯斯開門見山,聲音洪亮。他身上有愛爾蘭母親和牙買加父親的血統和健康的麥子膚色。額頭飽滿,深灰色的頭髮理到極短,就像花園裡剛除過的草皮,密密地貼在腦門上,寬而高的鼻樑上架着一副深棕色玳瑁邊的眼鏡,眼鏡背後的目光黑白分明,異常犀利。黑色三件套讓他顯得儒雅,白色襯衣領子微微鬆開,白色微髒的球鞋混搭休閑西裝,英式的雅痞感撲面而來,上裝口袋塞着一方日式絲巾,鵝黃加深紫,增添了幾分書卷氣息,但卻難以掩蓋他自帶的不羈氣質。

應攝影師要求,布魯斯欣然坐下,為我們畫了一幅婚紗的草圖。美人魚香檳裙的流線,一朵朵富麗的牡丹點綴,讓婚紗充滿旗袍的東方韻味,超模勞拉•斯通穿着拍攝的照片登上了2011王室婚禮時5月的Vogue封面。我特意請來的朋友佳穎曾是一名模特,為我們試穿這款婚紗,看上去,這款婚紗和東方女性的氣質非常契合。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