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樂尚街

與兒子游希臘

羅素:我倆走近2400年歷史的古城門,彷彿穿越時光,發現自己置身雜草叢生的公園,裡面野貓雜竄,有一塊紀念殘碑。

那是個春天下午,我與16歲的兒子內德離開雅典衛城(Acropolis),來到阿古拉古集市區(Agora)閑逛,而後沿着雅典昔日諸多傳奇名人的足跡、經由泛雅典之路(Panathenaic Way)前往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以及周邊地方遊玩。一路上,現代的東西不時“鳩占雀巢”:一條鐵軌長期“佔據”了Agora古集市一隅,佔據了歷史悠久的泛雅典之路上游兩旁的幾個小販正沿街叫賣。但我倆走近連接雅典古城(殘存城牆至今依然十分壯觀)、具有2400年歷史的古城門時,歷史彷彿在這裡戛然而止(其他遊客也是如此感受):我們發現自己置身於雜草叢生的公園,裡面野貓雜竄、野花遍布,還有一座昔日的大理石紀念殘碑。

我們父子倆所在之地是安葬古代雅典人的凱拉米克斯公墓(Kerameikos),這是全世界最為著名的考古遺迹之一。但它如今早已廢棄不用,我們唯一的“邂逅”是一隻正享受春日和煦陽光的烏龜。總之,此處正是我們隨行導遊鼓動我們追憶雅典2500年悠久歷史、也是時刻提醒我們雅典歷史與藝術永遠休戚與共的不二之選。

我們希臘之行的內容是在五天之內全方位感受古代雅典。我大學專業是古希臘古羅馬文化研究,內德也打算“子承父業”。與導遊海因里希•霍爾(Heinrich Hall)第一次見面,我就明白若要重振古希臘古羅馬文化研究輝煌的話,非這位老兄莫屬。這位身穿粗花呢夾克衫的德國考古學家酷愛荷馬式的講故事方式以及愛爾蘭式的抑揚頓挫感(這一切都拜其在愛爾蘭都柏林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Dublin)學習所賜),他對雅典文化的一切都頂禮膜拜。

在凱拉米克斯公墓約一個小時的遊玩中,我們跟隨霍爾以及其滿懷激情的希臘同事諾塔•卡拉馬烏娜(Nota Karamaouna)繞古城牆而行,聆聽他們的娓娓講解。在午後和煦的陽光下以及在一群群蝴蝶的相伴下,他倆的講解讓古老的遺迹立馬鮮活起來:我們知曉了擺闊與雕刻墓碑鬥富的年代以及節衣縮食的年代————古希臘的興衰交替史。我們也了解了傳奇立法者、最早實行“解負令”的梭倫(Solon)。最重要的是,我們知道了是誰主持建造了雅典古城牆————足智多謀的地米斯托克利(Themistocles),他是公元五世紀黃金一代軍人政治家中的一位,他的民粹主義理念使其傳奇故事至今仍具借鑒意義。

地米斯托克利主政雅典時,“生逢”全球歷史的重大轉折點————在雅典以西的薩拉米斯島(Salamis)海戰中一舉擊敗不可一世的波斯艦隊。旅途中我有好幾次站在雅典的山頭,放眼就能望見幾英里蔚藍大海(荷馬筆下描述)之隔的薩拉米斯島,想象成百上千艘三層木漿戰船鏖戰的場景,這是決定整個西方生死存亡命運的一戰。為了最後的勝利,能言善辯的地米斯托克利不得不說服國人放棄雅典城,以避開波斯國王薛西斯(Xerxes)入侵大軍之鋒芒,並把全部希望寄托在組建不久的海軍上————地米斯托克利舌戰群儒精彩絕倫!後來,他又發揮自己的智慧讓國人相信雅典有能力重建被波斯人摧毀的城牆,同時阻撓其它希臘城邦國家(尤其是斯巴達)的崛起,而斯巴達時刻警惕提防雅典重建銅牆鐵壁。地米斯托克利重建城牆的遺迹如今依然聳立在現代雅典中心城區。其中一段城牆就在我們入住酒店的地下室展出。然而即便我們嘆服於他的豐功偉績,導遊卻一再提及其最終的悲慘命運:他最後正是被其同盟軍————雅典的激進民主勢力所推翻。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