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中國勞工薪資漲幅放緩

去年中國農民工平均薪資漲幅降至7%以下,而消費價格指數上漲2%。新的就業崗位往往在服務業,其薪資低於製造業。

中國玻璃廠工人王偉(音譯)的收入在過去10年幾乎增長了兩倍。兩位數的年度薪資漲幅已推動中國的平均薪資水平超過拉美國家。

但33歲的王偉發現現在薪資上漲放緩。他是中國2.8億多流動工作的農民工群體中的一員。

正在崑山一家飯館吃著牛肉麵的王偉說:「我現在的月工資與去年大致持平,大約有5000元人民幣(合760美元)。」位於中國東部的崑山是一個工業樞紐。

官方統計數據表明,王偉的經歷越來越常見。「農民工」的平均名義薪資漲幅去年降至7%以下——農民工是指那些戶口在農村,但背井離鄉前往城市打工的人群——而消費者價格指數上漲2%。中國城市裡的工人們也發現,隨著整體經濟增長下降至25年來最低水平,他們的薪資漲速放緩。

但與金融危機過後逾20%的上漲相比,農民工薪資的下降更為引人注目。

當初,中國政府出台了龐大的刺激方案,並激進地上調了最低薪資標準,這推升了薪資水平,也促使製造商考慮將生產遷往勞動力成本較低的國家。

2015年出口下降令人更加擔憂中國可能喪失其競爭優勢,最終迫使當局逆轉政策。

在中國廣東省管理著一家服裝廠的格哈德•弗拉茨(Gerhard Flatz)表示:「中國政府前些年推動薪資上漲。然後當出口放緩的時候,政府不再上調最低薪資標準。」

今年,中國只有5個地區截止6月上調了最低工資標準,而2015年同期有27個地區上調標準。去年平均薪資漲幅從2011年的逾20%下降至6%左右。

國際勞工組織(ILO)中國辦公室主任蒂姆•德梅耶爾(Tim De Meyer)贊同這種說法,他說,最有可能導致薪資上漲放緩的原因是政策改變。

德梅耶爾表示:「由於農民工往往集中在勞動力市場的低技能領域,在勞動力市場上的影響力較低,因此他們的薪資水平更容易由官方最低工資標準決定。」

當政府刺激計劃的效果開始消退的時候——刺激資金被輸送至房地產和基礎設施——薪資上漲也開始放緩。製造業未能填補就業缺口,官方PMI指數表明,自2012年以來招聘需求幾乎每個月都在收縮。

崑山招牌代理程偉(音譯)表示:「這裡的企業沒有真的擴大招聘。」他坐在一張破舊的桌子後面,旁邊是台資的富士康(Foxconn)等製造商的招聘廣告牌。

如今,新的招聘職位往往是在服務領域——去年近47%的農民工就職於服務領域,遠高於2011年33%的比例——但這些職位的薪資一般低於製造業。

即便如此,一些較年輕的農民工選擇服務業崗位,因為這些工作被認為沒有那麼大的壓力。在一家手機店工作的23歲的柳寧(音譯)說:「我過去在工廠掙得多一些,但這裡的工作更輕鬆。」

諮詢公司龍洲經訊(GK Dragonomics)的分析師Ernan Cui在最近一份報告中寫道:「如今中國勞動力市場的真正問題不是失去多少就業崗位,而是創造的就業崗位的質量。大多數新的就業崗位是在小企業或者自雇,因此薪資水平較低,而且沒什麼保障。」

香港理工大學(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勞工專家陳慧玲(Jenny Chan)表示,旨在增強工人保護的政策逆轉,也削弱了農民工的議價能力。企業越來越多地使用薪酬微薄的實習生,這讓工人們很難要求漲薪,同時對工人維權的打壓形成了嚇阻罷工的「政治氣氛」。

在崑山的招聘機構,眾多求職者只能找到「臨時工作」——這意味著沒有簽訂勞動合同的工作。中國近三分之二的農民工沒有簽訂勞動合同,這讓他們沒有資格獲得額外福利。國際勞工組織的德梅耶爾表示:「這一數字似乎在悄悄攀升。」

來自甘肅的年輕農民工李宏(音譯)表示,他現在在一家食品廠上班,每個月大約掙3000元人民幣,9小時倒班制。他騎著自行車來到招聘機構尋找更高薪水的工作。但在簡短詢問之後,他失望地離開了。他說:「找工作容易,但找到一份好工作很難。」

譯者/裴伴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