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朝鮮

朝核危機:「損害性僵局」與「去核化」的高難風險

邱美榮:在去核問題上,國際社會的唯一機會在於大國團結與協調。相互承認各自利益邊界,才是解決朝核問題的關鍵。

9月3日,朝鮮開展氫彈試驗,這會加強而非減弱朝鮮是有核國家的事實。實際上,2006年朝鮮進行第一次核試驗,基本確立了擁核的事實。此後進行的其他五次核試驗,只涉及改善其核能力,而非其擁核事實。

朝鮮作為一個小國,在周邊大國林立、國際社會不斷提升的高壓下,仍不斷地推進其核武器計劃,凸顯了小國政治的思維特性及大國間戰略協調的困境。由此,朝核問題螺旋型惡性上升,形成一種高風險的「損害性僵局」對峙:國際社會從未放棄「去核化」目標,朝鮮則將「擁核」視為國家大戰略,永不停歇地造成核武化既成事實,讓「去核化」目標或難以企及,成為虛幻。

首先,「擁核」被朝鮮視為生存「法寶」。朝鮮無論是國土面積及人口數量,抑或是它影響和塑造國際事務的能力,絕對是一個小國,生存是其最重要的國家目標,擁有不對稱性打擊能力,由此成為其「生存法則」。事實上,伊拉克和利比亞「棄核」後遭致西方大國打擊的命運以及薩達姆被處決、卡扎菲橫屍街頭的場面,或刺痛並堅定朝鮮的「擁核」選擇。正因為如此,「擁核」作為其國家安全以及國家生存的堅硬外殼,是朝鮮的「理性」選擇,並寫在國家憲法中。

此外,「擁核」也能維護朝鮮政體及國家領導人合法地位。朝鮮是「先軍政治」,軍人在國家政治生活中享有優勢地位,也是既得利益集團。朝鮮總人口約為2570萬人,但軍人數量約110.6萬人,為世界第四,軍事實力進入世界前十。不僅如此,朝鮮對核武器的追求,已走過半個多世紀,投入資源不可計數。無論其國家的政治體制,還是國家的輿論宣傳而言,「擁核」目標已成為朝鮮國家及國民的一種自然選擇。更為複雜的是,朝鮮還將「擁核」視為相對於韓國在統一問題上的合法性。在朝鮮看來,韓國是美國的「傀儡」,韓國對朝的「強硬」或「陽光」政策,都旨在改變朝鮮政體,「生吞活剝」朝鮮的「社會主義外衣」。

再者,「擁核」也被朝鮮視為外交工具,並屢屢靈驗。「冷戰」結束以來,朝鮮安全環境相對惡化。中國及俄羅斯與韓國建交,但美國和日本並未相應地與朝鮮建交,交叉承認失敗,且中朝關係近年來也逐漸轉淡。對一個長期游離於主流國際機制之外的羸弱小國而言,核武器是灰姑娘腳上的「水晶鞋」,五彩繽紛。它可作為獲得國際援助的工具,也是打開與美國關係大門的鑰匙以及由此進入國際社會的門票。

小國政治及其思維特性,讓「擁核」成為朝鮮的國家大戰略,調動全部國家資源和協調所有政策行動去實現這個目標。但是,小國與大國間權勢及追求既定目標與決心的雙重不對稱、國際社會缺乏對有核國家強制「去核化」的經驗以及大國間協調的難度,讓「去核化」或難以企及。

「去核化」的難度,首先在於小國與大國間雙重的不對稱結構。一方面,大國相對於小國有全方位的權勢優勢,容易滋生輕視小國及其政策目標的心態,這也導致了美國在朝核問題上的自大心態。相對於朝鮮,美國有全方位的權勢,它也本能地有使用強制性政策的衝動,因此「高壓」一直是美國去核化政策基調。美國在給朝鮮貼出的「失敗國家」、「邪惡軸心國家」和「恐怖主義國家」等標籤中,也有強國對弱國的傲慢心態。美國一度將與朝鮮的談判視為是對朝鮮的「獎勵」,由此拒絕並選擇「戰略忽視」。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