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余永定:亞洲金融危機與中國經濟

余永定:中國是否面臨一場東南亞式的金融危機?為了避免危機發生,需要設想各種危機演進預案,建立多道防線。

編者按:如果從2007年算起,金融危機已經爆發十周年。人類是否馴服了金融危機?世界經濟更穩定了麼?中國經濟又從中學習到什麼? 下一場金融危機又將爆發在何處?

FT中文網近期組織《金融危機十周年》專題討論,編輯事宜,聯繫徐瑾jin.xu@ftchinese.com 。本文為余永定教授在亞洲十周年時對於亞洲金融危機的總結,收入《最後的屏障》一書,FT中文網獲得授權刊出

東亞模式的主要特點

東亞模式的特點有很多,歸納起來,有兩點最重要。

第一點,東亞經濟都有非常高的投資率——這種高投資率是以高儲蓄率為基礎的,但投資率要高於儲蓄率。第二點,對外貿易在東亞經濟中佔有十分重要的地位,進、出口佔GDP的比例都很高。東亞國家幾乎毫無例外,都有經常項目的逆差,但這些國家出口的增長速度都一直非常快。東亞模式實際上存在了二、三十年,這樣一種模式之所以能夠存在,必有其合理性。但這種模式是否能夠持續呢?衡量這種模式能否持續的最重要的指標是什麼呢?最重要指標之一是這些國家的經常項目逆差佔GDP之比,而同這一比例相關的另一比例是外債餘額佔GDP之比。這些國家二、三十年間都是經常項目逆差,但是這種模式居然被延續下去了,主要就是在金融危機爆發之前它們的經常項目逆差佔GDP的比並不太高,泰國之所以突然爆發了金融危機,很重要的一點是在1995、1996年它的經常項目的逆差佔GDP的比分別達到了8%和8.1%。墨西哥金融危機之所以爆發,是因為國際金融界發現墨西哥的經常項目的逆差佔GDP之比達到了7.5%。7.5%成了一個詛咒,一旦一個國家的經常項目逆差佔GDP的比例達到這個數值,國際金融市場就會發生恐慌,當然還有其他的一些與此相關的指標,經常項目逆差佔GDP的比例是否能夠維持在一個適度的水平上,是決定東亞模式是否能夠維持的一個重要條件。

東亞模式應該說是成功的,但它有非常致命的弱點。其最致命的弱點是難以承受國際資本的突然逆轉,不僅包括國際資本,也包括本國的資本。如果資本的流動方向突然發生變化,那麼這個模式就變得不可持續,而具有這種模式的國家資本流動方向之所以發生逆轉,往往是由一些人們預想不到的外部衝擊造成的,比如泰國在1996年出口的增長速度就急劇下降,1996年出口速度由1995年的雙位數字降到了-1.9%。出口增長速度的暴跌成了泰國金融危機的觸發點。

發生亞洲金融危機的原因與性質

發生亞洲金融危機的原因很多。概括來主要有5條。這5條中若干條的組合便構成危機的充要條件。

1.大量的經常項目逆差。但是大量的貿易逆差、經常項目逆差(當然也不要太大),並不一定會導致金融危機。泰國在爆發金融危機前20多年基本上都是經常項目逆差。紐西蘭、澳大利亞還有美國都長期保持經常項目逆差,也沒有發生危機。相反的例子則是墨西哥,當經常項目逆差達到7.5%的時候就爆發了金融危機。

2.匯率政策缺乏靈活性。但是,這也不一定會導致危機。港幣是盯著美元的,是貨幣局制度。但是香港至少沒有發生類似東南亞這樣的金融危機。但是,另一方面,在金融危機發生之後,如果泰國的匯率制度比較靈活,不是像在1997年5月份以後那樣,大量動用外匯儲備,與國際資本相搏,死保泰銖,而是讓泰銖貶值,泰國可能會避免危機。即便未能避免危機,危機的程度要減輕許多,也不至於一下子把幾百億的外匯儲備全都賠光。又如英國,英國的資本市場、銀行體系各方面都是非常好的,也不存在經常項目的逆差問題,但是1992、1993年卻出事了。這同英國當時的匯率制度缺乏靈活性是有關係的。當時為了參加歐洲一體化進程,英國的匯率制是盯著馬克的。在遭受拋空的情況下,為了維持英鎊對馬克的匯率穩定,英國只能提高利息率。但面對嚴重的失業,英國政府無法長期維持高利率,這種情況讓索羅斯鑽了空子。事先拋空英鎊的索羅斯大賺了一把。如果英國從一開始就讓英鎊貶值,索羅斯也就無法從中得利了。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