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金融危機十周年:全球不平衡是否等同於經常項目不平衡?

喬依德:需要全面準確地解讀全球不平衡,簡單地將全球不平衡等同於經常項目不平衡,可能產生政策錯位和輿論偏差。

編者按:如果從2007年算起,金融危機已經爆發十周年。人類是否馴服了金融危機?世界經濟更穩定了麼?中國經濟又從中學習到什麼? 下一場金融危機又將爆發在何處?FT中文網近期組織《金融危機十周年》專題討論,編輯事宜,聯繫徐瑾jin.xu@ftchinese.com 。

大家也許還記得,在十年前金融危機爆發前後一段時間,有一個術語在經濟類媒體上反覆高頻地出現,那就是「全球不平衡」(Global Imbalance)。下面這個圖表是factiva網站總結的該詞在英文和中文媒體上出現的頻率。顯然,該詞出現頻率達到高點,最近幾年急劇下降,但是隨著逆全球化思潮的出現,今年以來恐又出現回升。

Global Imbalance新聞關鍵詞歷年出現次數 (共2469次)

全球不平衡新聞關鍵詞歷年出現次數 (共1324次)

圖表1:全球不平衡(Global Imbalance)新聞關鍵詞歷年出現次數

圖表來源:factiva

那什麼是全球不平衡呢?據說就是全球經常項目不平衡或全球貿易不平衡,具體而言,就是「一國擁有大量貿易赤字,而與之相應的貿易盈餘集中在其他一些國家的現象」(Rato,2005)。對這樣一種說法,沒有看到任何疑問,幾乎眾口一詞地將全球不平衡等同於經常項目不平衡。對此,我一直感到很困惑,全球化或全球經濟格局中不還包括投資和融資嗎?為什麼僅僅關注於貿易不平衡?非常遺憾,我從未看到有文章或講話正面地回答這個問題。當然,有無數篇文章描述了貿易不平衡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以至於導致了全球金融危機。其邏輯就是:新興市場國家、特別是中國由於貿易順差所帶來的大量資金投資到美國資本市場,壓低了美國的利率,最後造成了全球金融危機。按美聯儲前主席伯南克的說法是「美國經常項目大幅逆差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全球儲蓄泛濫』,它同時又導致了全球較低的長期利率,推動了美國房地產和股市的復甦和快速上漲」。美聯儲副主席Stanley Fischer 在7月底有個講話,儘管也講到「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會通過貿易、資本流動以及價格(包括利率和匯率)外溢到其他國家」,他已經提到了資本流動,但是很遺憾,最後還是回到貿易問題,認為這些外溢效應都可以用經常項目餘額來刻畫,但是對此未作任何解釋和說明。

對於這樣一種有明顯疏漏的論斷,也是有不同聲音的,儘管這種聲音比較弱小。國際清算銀行(BIS)首席經濟學家申鉉松(Hyun Song Shin)和貨幣和經濟研究部(Monetary and Economic Department)主任Claudio Borio認為造成美國次貸泡沫的主要原因是全球銀行業的泛濫,而不是以中美貿易不平衡為主要特徵的所謂「全球儲蓄過剩」。 2008年金融危機前夕,歐洲與美國之間的經常項目是基本平衡的,但歐洲跨國銀行通過其在美國的分行從美國的貨幣市場上借入大量的美元,調回到歐洲;同時在美國市場上購買大量結構性產品,形成了巨量的跨境資本流動,再加上美聯儲長期實施低利率政策,釋放了大量的流動性,最終造成了危機前的過度繁榮。我是贊同他們的基本觀點的,把全球不平衡簡單地等同於經常項目不平衡是沒有道理的,不準確的。其理由如下: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