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生活時尚

《敦刻爾克》:身體體驗才是電影的重點

Louis Hothothot:社交網絡讓人們更重視「此地此刻,我做了什麼」。諾蘭用技術滿足觀眾身體體驗的需求。

在《敦刻爾克》的全面好評中,我想,什麼都不能阻止克里斯托弗•諾蘭(Christopher Nolan)(題圖左一)被寫入電影史了。

有趣的是,這是一部最不諾蘭的電影,或者說這真是一部最缺乏智力互動的諾蘭電影,再或者說這簡直就是一部人道主義的主旋律宣傳片;然而,這是一部技術上高難度的電影,所以,這仍是一部好評如潮的,高票房的電影。

無論如何,這部電影,真是一部可以解讀當代人對電影的消費需求的電影!

先說說吐槽的諾蘭粉們,他們的失望無怪乎這部電影太平淡了,沒有燒腦的劇情,也沒有深刻的人物刻畫,沒有深度的主題,沒有複雜的敘事。如果我們對諾蘭的期待還未曾從《盜夢空間》中走出來,結果走到《敦刻爾克》的海灘上一看,在107分鐘里,我只看到了一個匿名的英國小鮮肉士兵,像個導遊一樣,帶着我們浮光掠影地看看「戰爭多殘酷,我多害怕」。缺乏了立體感的人物塑造,電影敘事扁平而缺少層次,對不起,我甚至忘了小鮮肉的名字!

然而,更多的人還是認為電影是成功的,技術上的實驗性讓我們看得很爽。這個觀點很有意思地表明,體驗和消費電影的技術性,已經成為當代觀影需求的主流。

與此同時,人們的消費理念更多地傾向於即時化的消費,這大概就是社交網絡帶給我們社會的最大改變了,我們更重視「此地此刻,我做了什麼」。諾蘭在創作《敦刻爾克》的時候,考慮的就是「讓觀眾去體會,不是關於回到故事中,而是體驗關於故事的那個時刻,把特定的人物和特定的時間放在一起,是物理化的空間、溫度、氣味、環境。關於水,關於沙灘,關於在困境中尋找出路。」

為此,諾蘭在敦刻爾克行動發生的季節,去了敦刻爾克。他回憶說:「我下了水,很冷,真的很冷,海上很危險,我永遠記得那種危險的感受,而這個,就是我做這個電影的視角。」諾蘭就是想讓觀眾對這種危險的體驗感同身受,他不惜拋棄了慣用的和觀眾互動的智力遊戲,而專註新技術,所以採用了最具沉浸式體驗的電影技術IMAX,讓觀眾的身體體驗更加強烈。諾蘭說:「用電影調動起四肢不動的觀眾的情緒,是老式電影的理念;而新技術,比如說VR電影,都是朝着身體體驗的方向在發展。」

實際上,諾蘭開始寫了個76頁的劇本。但是隨後,逐漸簡化電影的對白,而專註在「用今天的新技術把這個故事講的不一樣?如何表達處在這個困難時刻的人們的感受」上,因為這樣更能讓觀眾去體會角色們所處的物理狀況,也可以建立一種主觀的視角和體驗,將角色們的情感、痛苦和恐懼,通過這個電影塑造的物理環境,傳達給觀眾,去感受被圍追堵截、疲於拚命的危險感。諾蘭說:「IMAX技術是目前為止最能提供乾淨、純粹的電影圖像的設備。有了《星際穿越》的製作經驗,我們才逐漸掌握了大畫幅圖像的製作工藝。這是最漂亮的視聽方式,沉浸式的審美,帶來視聽的現場感的體驗。」

所以說,技術實踐上看,諾蘭成功了。

從很多層面上來看,這部電影是關於時間的。電影的故事中,士兵們在搶奪時間;電影的各種技術實驗,又是關於記錄時間的。在電影中,故事的三條線索也是關於三個不同時段中交叉發生的故事,即:陸地上一星期的故事,海上一天的故事,以及空中一小時的故事。為了在電影中營造時間緊迫感,諾蘭錄下秒錶的「滴答滴答」聲,來製作聲音效果。這些,都讓觀眾對時間的感受更為迫切。107分鐘的電影,追隨着角色在「逃亡-暫時獲救-再次逃向下一站」的歷險。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