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食與美酒

他是倫敦餐飲業的明星投資人

保羅•坎貝爾過去七年成功投資了數家餐飲連鎖店。他與每家餐館的合作過程都大不相同。他最擔憂利率上升。

保羅•坎貝爾(Paul Campbell)熱情地迎接我,並把我帶到拐角一張餐桌,他先讓服務員上了咖啡,而後再讓其取來早餐菜單。坎貝爾穿着休閑:白襯衣(最上面的扣子並未扣上)、黑色夾克衫以及暗色褲子(與上衣不太搭)。他無需靠穿着來搏取印象分。

坎貝爾是Hill Capital Partners LLP的明星人物,事實上,他是唯一的明星,因為他是公司唯一的總裁。而在過去七年中,他成功開拓了與眾不同而又成績斐然的細分行當。

就在他啜飲着flat white咖啡時,我問他如何界定自己的角色。「我發現感興趣的餐飲公司(由同樣有意思的人創辦)後就先下手為強。」他說,「而後我會全力以赴幫助其發展壯大。」

迄今為止,他在倫敦投資的最得意之作是入股霍克斯韋爾牛排館、Vinoteca小酒館以及Blacklock。後者是食客如雲的餐飲店,專營烤羊排(有烙鐵「相助」的爐子上烤就)。但他入股這三家餐飲公司的路數卻是大相徑庭。

那是2009年,當時威爾•貝克特(Will Beckett)與Huw Gott剛開張首家Hawksmoor牛排館,他們就接洽坎貝爾,希望後者能投資。坎貝爾與其會了面,並品嘗了他們做的牛排,對此讚不絕口。作為非執行董事的他後來一直鼎力相助。如今,威爾•貝克特與Huw Gott已在倫敦開設了六家分店,並在曼徹斯特開設了一家分店(2019年預計在重建的紐約世貿中心(World Trade Center)開設分店);此外,他們旗下另一餐飲公司Foxlow也已開設四家分店。

與此同時,坎貝爾光臨Vinotecas在倫敦聖約翰街(St John Street)的老店後,就想對其投資入股,卻遭到對方斷然拒絕。但九個月後,酒館創始人查理•揚(Charlie Young)、布雷特•沃頓(Brett Woonton)與埃麗娜•埃瑞斯(Elena Ares)打算開設分店,於是主動請其投資。如今,Vinotecas已在倫敦開有五家分店;位於彭博(Bloomberg)新落成的倫敦總部大樓的分店也將於今年十月初開張。

坎貝爾與Blacklock創始人戈登•科爾(Gordon Ker)的友情之旅則是走了完全不同的路數。科爾原是負責Hawksmoor牛排館租賃事宜的律師。在一次租賃簽字儀式後的慶祝晚宴上,他坦承萌生了自己當餐館老闆的強烈願望,甚至還草擬了開店計劃。坎貝爾對其進行了投資,如今第二家Blacklock分店剛剛在倫敦的金融城(the City)開業。

我問坎貝爾秉承何種投資主題。「我認為自己所有的投資項目都在非常傳統的領域——牛排店、突顯葡萄酒特色的餐館——但是,每家都得有現代風格。我覺得自己的膽識在於下手早、而不是去判斷某個餐飲細分行當未來是否會成為主流。」

坎貝爾同樣會評估未來合伙人的經營理念,以及對方是否願意接受自己指導。「我的投資對象多大程度願意傾聽我的建議?我提的建議餐飲經營者必須接受。」他強調道。

他在餐飲經營方面的經驗與日俱增(投資回報同樣如此):首先擔任英國比薩餅連鎖餐廳PizzaExpress的財務總監,而後又出任英國另類投資市場(AIM)上市的Clapham House Group集團CEO。在其執掌期間,Clapham House Group旗下的高端連鎖餐廳Gourmet Burger Kitchen在強手如林的倫敦餐飲業發展迅猛。

坎貝爾說:如今已是時過境遷。「各種費用與成本飈漲、消費者的鑒賞力與日俱增以及女性用餐者越發舉足輕重都是餐飲經營者需要考慮的因素。但我最擔憂的是利率上升。對低利率我們早已習以為常,希望政府能維繫現有利率不變。」

然而,在坎貝爾看來,任何新興行當一旦夯實好基礎,還是大有可為。「曼徹斯特、伯明翰、利茲以及布列斯托爾等城市都是人滿為患,餐館供不應求,而且相比倫敦房價要低得多。」他說。

餐館選址可以變動,但坎貝爾的投資方式不會變;他的奮鬥目標永遠是確保品牌與經營者、消費者以及員工水乳交融、珠聯璧合。

「非執行董事經驗多、人脈廣、需宏觀指導而非指手劃腳。」Hawksmoor老闆威爾•貝克特說。「坎貝爾完全是集上述優點於一身。」

坎貝爾告訴我:近期他每周都會收到一份企劃書,但無法準確說清楚自己最終抉擇的依據。然而他的確坦承幫助餐飲經營者發展壯大,並因此帶來不菲回報——也是其樂無窮。

譯者/常和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