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智慧城市群

建築大師對未來摩天大樓的宏偉抱負

人們的摩天大樓之夢似乎無法打消,那麼它是怎麼變化的呢?科技、氣候、安全和能源等問題又是如何影響它的?

從亞歷山大燈塔,到中世紀大教堂尖頂,再到聖吉米尼亞諾的托斯卡納塔樓,嚮往天空的建築總是不斷回歸流行。

1913年在紐約落成的伍爾沃思大樓(Woolworth Building)是第一批現代摩天大樓之一,其建築師卡斯•吉爾伯特(Cass Gilbert)稱這種建築是「讓土地物有所值的機器」。不過,將高樓看作土地價值的產物的想法總是有問題的。在曼哈頓或許還算合理,但是在位於中西部大平原中間的芝加哥(摩天大樓的精神家園)呢?或者在沙特阿拉伯呢(馬上將有一座摩天大樓超過迪拜的哈利法塔(Burj Khalifa)成為全球最高建築)?吉達塔(Jeddah Tower)高度超過1千米,定於2019年建成,它將進一步證明樓高與土地價值幾乎毫不相關。摩天大樓是一種慾望的表達。

倫敦「小黃瓜」(Gherkin)和紐約赫斯特大樓(Hearst Tower)的建築師福斯特勛爵(Lord Foster)表示:「你可以把一切事物合理化。但你沒必要非得追求高密度,看看倫敦最密集的社區,諾丁山和肯辛頓。真的,建摩天大樓只是為了好玩,它們更多是關於市民的驕傲。如果你將摩天大樓集中到一起,你可以立即實現城市性和密集性,創造出民眾認同。」

福斯特承認,2001年世貿中心( World Trade Center)遇襲的直接後果就是導致摩天大樓的未來撲朔迷離。他說: 「當時對摩天大樓提出了一場根本性的質疑。但小黃瓜和赫斯特大樓的破土動工儀式都是在那之後不久舉行的。」

摩天大樓之夢看來無法打消,但它是怎麼變化的呢?科技,還有氣候、安全和能源等問題又是如何影響它的呢?

摩天大樓之所以成為可能,靠的是鋼架和電梯,沒有了它們,只要是6到8層以上的樓房都是不現實的。但電梯移動受鋼纜重量的限制。芬蘭的通力(Kone)研發的「UltraRope」超輕質碳纖維曳引機繩可以將移動距離翻倍,達到約1000米,這或許能改變大樓高度——現在的摩天大樓靠人們自己中途換乘電梯。

深圳百層大廈京基100(Kingkey 100)的建築師特里•法雷爾爵士(Sir Terry Farrell)也強調了這一理念,即摩天大樓的未來可能完全在於電梯。他說:「在香港,有種電梯文化,它們實際上成了公共交通系統的一部分。」他還表示在大廈林立的半山區,「人們將電梯當作街道的延伸,高樓裡面成了縱向的街道和公共空間,那兒有50層樓高的理髮店和診所。」

那麼城市可以在高層連接嗎?吉隆坡的雙子塔(Petronas Towers)是由一道橋連接起來的,但美國建築師斯蒂文•霍爾(Steven Holl)在北京的當代萬國城(Linked Hybrid Building)以其錯綜複雜的「天橋」展示了一個更加激進的未來。

北京當代萬國城的「天橋」

帝國大廈(Empire State Building)落成於1931年,樓頂有一個飛艇系留塔。因為只停靠過一艘飛艇,於是這個想法也基本被遺忘了——除了少量直升機停機坪——但快遞無人機的出現提出了一個問題:這個想法會不會再度復興?最近建的一些摩天大樓,比如赫爾佐格和德梅隆(Herzog & De Meuron)設計的紐約56 Leonard大樓,有伸出樓體的房間和陽台。這些設計能適應新的、立體視角的城市交通嗎?由於送貨上門服務增多,系泊站或許將成為必需品,這反過來可能會影響城市天際線的景色,將樓體平滑的大廈變成更複雜的建築群。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