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與FT共進午餐

與FT共進午餐:美聯儲副主席費希爾

在50多年職業生涯里,費希爾致力於維護自由經濟秩序。如今他擔心,隨着美國不再願意出頭,該秩序有瓦解的危險。

即使是按照華盛頓的悶熱標準,8月初的這一天也稱得上酷熱。在景緻優美、備受首都的遊說者、律師和媒體名流青睞的喬治城(Georgetown)區,許多居民已經去氣候更涼爽的地方避暑,街道上很安靜。

我在Bistrot Lepic,這家幽靜的餐廳和葡萄酒酒吧與喬治城的古董店和畫框店為鄰。在離我不遠的地方,兩名穿戴整潔的銀髮紳士坐在靠窗的陽光下,熱烈地討論着特朗普政府的新戲碼:安東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的上位和迅速撤職。

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麾下這名髒話不離口的短命的白宮通訊主任,與我將要見的人在名聲上的反差太大了。斯坦利•費希爾(Stanley Fischer)是典型的老派全球領袖。他溫文爾雅、輕言細語,舉止低調,體型清瘦的他在走向我們的桌子時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目。

在近50年的職業生涯里,費希爾可能稱得上是現代經濟政策教父之一。在上世紀70年代,身為學者的費希爾幫助設定了央行業務的方向。後來,在上世紀90年代末,作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第一副總裁,費希爾在應對亞洲和俄羅斯金融危機時發揮了主導作用。在2007-2009年,作為以色列央行行長,他帶領以色列度過全球金融危機。

費希爾穿着素凈,一身央行銀行家的標準黑西裝,他落座的時候取笑了一下我的着裝,說他以前從來沒見過我打領帶。現在費希爾是美聯儲(Fed)中僅次於主席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的二號人物。但因為特朗普正準備在美聯儲安插自己的管理層並改變美聯儲監督金融體系的方式,這位經濟學家很可能在一年後離開美國央行。

美國曾在金融危機後主導全世界加強金融監管的努力,然而現在美國政治人士正試圖逆轉這方面的努力——費希爾直言不諱地形容其「極端危險和極端短視」。他擔心,美國作為IMF等全球組織擔保人的角色不能再被視為理所當然。「過去美國在我眼裡的世界經濟格局中是一根頂樑柱,而不是波動來源,」費希爾說,「現在的事態真的在改變局面。」

作為美國的高層政策制定者,費希爾的這一論斷令人吃驚,但費希爾以前見證過類似的劇情。上世紀40年代出生於前英國保護國北羅得西亞的費希爾,是在大英帝國的暮光中長大的。他提出,美國正喪失其作為世界霸主的地位——就如以前的英國一樣。

費希爾選擇Bistrot Lepic這家餐廳,是因為身為喬治城居民的他與妻子是這家店的常客;這位謙遜的73歲老人指出,這是他們夫婦倆所知的少數幾個他們去了會拉低平均年齡的場所之一。這家餐廳自上世紀90年代起就一直在這裡了,其菜單也一直堅守法式菜品——比如香蒜黃油蝸牛和烤鵝肝——偶爾有一些現代風格的改良。我試着勸費希爾喝一杯葡萄酒。他謝絕了,帶着一股冷幽默說,他不需要「人造興奮劑」來吐露心聲。他還藉此機會解釋說,美聯儲規則意味着英國《金融時報》不能為他買單。費希爾決定跳過頭盤,看着我喝湯——他正確預測了我會點西班牙涼菜湯。

他的童年是在後來成為贊比亞的那片土地上度過的,在我們聊他的童年時,我突然想起,如果有那麼一類經濟學家算得上「世界公民」——借用特里薩•梅(Theresa May)的輕蔑用語——費舍爾就是其中一員。他擁有以色列和美國雙重國籍,曾經用過的護照有好幾本,包括現在已經不復存在的北羅得西亞和南羅得西亞的護照,他在英國求學期間還短暫地持有過英國護照。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