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與FT共進午餐

與FT共進午餐:哲學家丹尼爾•丹尼特

桑希爾:塔夫斯大學教授丹尼特興趣十分廣泛,他暢談對人工智能、機器人、宗教及數字技術對社會影響的看法。

當你看到丹尼爾•丹尼特(Daniel Dennett)時,很難將他誤認為是哲學家以外的人士。濃密的白鬍須、魁梧的身形以及逗樂的舉止,使他在這家位於倫敦國家肖像畫廊(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頂層的時尚餐廳中顯得與眾不同。從屋頂向外眺望,窗外薄霧蒙蒙,陽光和煦。米字旗無力地耷垂在英國議會大廈(Houses of Parliament)上方。

在腦海的思想實驗(深受哲學家喜愛)中,我嘗試想象身穿古希臘長袍和涼鞋的丹尼特在兩千年前的雅典廣場上演講的畫面。是啊,這個場景太適合他了。事實上,我們這位當代哲學家穿的是一件領尖帶扣的藍色襯衫,外面是一件灰色人字紋夾克,手持一根精緻的手杖。

帶着天生故事高手特有的熱情,丹尼特詳細講述了他如何在2006年徒步穿越緬因州外長島的森林時發現這根木棍,並一直使用至今。他還刻上了自己去過的地方的名字,包括Costa Rica(哥斯達黎加)、Mekong Delta(湄公河三角洲)、Kalaallit Nunaat(格陵蘭島)。「我的腿有些不太靈便,」74歲的丹尼特說,「這根手杖在凍原上可是無價之寶。」

但我很快就發現,這位來自塔夫斯大學(Tufts University)的教授研究興趣非常廣泛,緊跟時代所面臨的各種變化和挑戰。我們的對話既包括神經科學和人工智能領域的最新進展,也涉及了社交媒體的影響以及我們所處的特朗普時代。

作為全世界最知名的哲學家之一,丹尼特花了整整50年時間對人類狀況——尤其是人類意識——進行深入思考和寫作。當我們為機器人的興起以及會思考的機器的誕生感到擔憂之時,他的理論卻獲得了越來越多的共鳴。人工智能專家傾向於在機器智能與人類意識之間劃清界限。丹尼特對此並不認同。很多人擔心機器正變得越來越人化,但丹尼特認為,人類一直都很像機器人。我們的意識是數以億計的神經元互相作用的產物,用他的話來說,這些神經元都是「類機器人」。

「多年來我一直強調,沒錯,理論上機器確有可能具有人類意識。畢竟我們說到底也是機器,」他說,「我們是由小機器組成的大機器,這些小機器又是由更小的機器構成。人體結構包含兆個活動部件,其複雜程度超乎想象。但它們都是算不上奇蹟的機器部件。」

***

接下來進入我們意識的是菜單。在一番客氣之後,丹尼特選擇了羊後腿肉和厚切薯條。我要了鱈魚配扁豆。他又點了大杯的切羅紅葡萄酒(Ciello Rosso)。我點了一杯差不多分量的霞多麗(Chardonnay)。

在哲學圈子中,丹尼特時常被稱為偉大的「緊縮主義者」,因為他認為人類意識不過是「一兜小把戲」。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是意識專家,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是有意識的。但丹尼特站出來對他們說:他們錯了。他是派對上當眾揭穿魔術的掃興之人。更不要用神秘主義、靈魂或者上帝之類的概念來試探他。

那麼,他為何成為了一名哲學家?他說,大學一年級時,他讀了笛卡兒(Descartes)的《第一哲學沉思集》(Meditations)。「當時我想:『這本書很吸引人,但觀點錯了。我打算試試能不能找到它錯在哪裡。』50多年過去了,我仍在為此努力。」

丹尼特確信,笛卡爾的二元論——無形靈魂與物質肉體相互作用的思想——是一條「死胡同」(cul-de-sac)。為說明二元論者的荒謬之處,他用卡通人物「鬼馬小精靈」(Casper the Friendly Ghost)舉了個不太恰當的例子——鬼馬小精靈既可以穿牆,又能用幽靈之手接住棒球。「鬼馬小精靈概念的基本設定中隱藏着一個矛盾,而這基本上也是二元論的謬誤所在。還從來沒有人稍微令人滿意地解決過這個問題。」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