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國政治

特朗普外交政策的核心何在?

佐利克:半年來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呈現出五大顯著特徵,外交風格與前任截然不同,世界各國都需要認識到這種不同。

本周,美國的將軍們勸說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繼續保持在阿富汗的戰鬥。失望的特朗普勉強同意了。時間將證明他的個性和政謀能否支撐一項長期承諾。

在擔任總統的半年間,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呈現出五大顯著特徵。特朗普式外交在類型上(而不只是程度上)與眾多前任截然不同,世界各國都需要認識到這種與過去行為的不一致性。

首先,特朗普屬於交易型領導人,而非制度型。他像交易撮合者一樣看待外交政策,不關心其政策結果是否符合美國的傳統做法——建立推進美國的利益和價值觀的制度。在談判桌上,特朗普將不時展現對抗性姿態。他容易衝動。他喜歡製造不確定性,並認為這種不確定性能夠增強其影響力。特朗普的自我意識在其中發揮着極其巨大的作用,還有他的私人(甚至家庭)關係。他是我經歷過的首位不認為機構大於個人的總統。

第二,特朗普在國內政治中的利益將主導其外交政策。一位充滿智慧的美國政治家今春提示我:特朗普像別的總統一樣希望獲得成功,因而,他將進一步向主流政策靠近。這一判斷取決於如何定義成功:我認為特朗普的目標是進行政治重組,他認為這可以通過迎合并表達支持他的選民的不滿來實現這一目標。

因此,他歡迎圍繞貿易、移民的拉鋸戰,執意在美墨邊境建牆。還要注意的是,特朗普中東政策的主要目標是消滅「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ISIS)恐怖分子——其支持者能分辨出的公認的敵人。他並未計劃通過幫助地區國家訓練軍隊或設立安全區來補充軍事行動,從而在該地區建立一種大致的權力平衡,並抵制伊朗的擴張。

特朗普本希望從阿富汗撤軍,但在被迫留在阿富汗後,他將把這場鬥爭重新定義為消滅恐怖主義的戰爭,以便與其支持者保持一致,儘管他真正需要做的是加強喀布爾政府成功治理國家的能力。

第三,貿易政策將最明顯地反映出特朗普的另類視界。他曾在就職演說中自豪地擁抱保護主義,成為繼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之後首位公開表述此類立場的總統。特朗普也是說到做到。為了表示與過去徹底決裂,他拋棄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該協定的新規則和市場開放本能夠讓美國受益。特朗普與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用商界人士看待負凈利潤的方式看待雙邊貿易逆差:虧本。因而,對美國存在巨額雙邊貿易順差的國家(如墨西哥、韓國和德國)都將引發特朗普的憤怒。

先前對美國進行的順利訪問,使中國和日本領導人希望能夠避免成為特朗普的目標,但他們判斷錯了。特朗普面臨的問題是,雙邊貿易逆差很難通過貿易政策來調整;為解決這些問題,特朗普政府最大的可能是,放棄公平競爭和開放的規則,轉向干預競爭結果、控制市場份額和規定國家成分要求。看看正在重新談判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就可以了解特朗普將怎樣設法把政治辭令轉化為政策。

第四,特朗普對以美國為首的聯盟持矛盾態度。他認為美國一直以來過於慷慨,無法再維持其在二戰後牽頭打造的、已有70年歷史的舊安全體系。但美國的聯盟網絡已經通過專業紐帶、規劃、制度,甚至美軍的職業生涯、習俗和習慣形成了生命力。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