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FT大視野

本輪全球股市牛市何時終結?

本輪牛市持續時間很長,意味着股票估值早就比1987年「黑色星期一」來襲時貴。終極挑戰是,如何為衝擊做好準備。

在1987年10月那個盡人皆知的星期一,當股價暴跌時,多米諾骨牌效應從東京擴散到紐約,但更讓蒂姆•哈米特(Tim Hammett)目瞪口呆的是他在倫敦金融城一家投資基金的新同事們的反應。家喻戶曉的公司的股票價格在重挫,然而他們卻在歡呼。「他們還拿出了酒,」哈米特說,那時他剛剛開始在CIN Management工作,這是一家負責管理英國煤礦工人養老金的基金。

在他們慶祝時,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錄得有史以來最大單日跌幅,使倫敦股市周二開市時恐慌情緒加重。然而,在CIN,這位年輕的投資者獲準為100億英鎊的養老金計劃進行他的首筆交易。哈米特說:「所有人都在打電話,什麼都買,我們就是這麼做的。」

這隻基金能夠在這時殺入是因為它之前已花費數月時間將其超過十分之一的資金從股市轉移出來,因為那時它判斷股票價格相對於債券太貴。

他表示:「我們一直買,我不願去想買了多久——持續了幾周時間吧。我們花了兩三周的時間在股市上大舉買進。接着,股市回升,我們又慶祝了一回。」

30年後的今天,很多投資者可能也希望嘗試類似的做法,因為本輪股市上漲是歷史上時間最長的之一,這意味着股票估值早就比當年「黑色星期一」來襲時貴。

問題是,在上世紀80年代有用的招數現在似乎不再有用了。如今,債券也很貴——央行一直試圖降低企業、政府和消費者的借款成本,多年的超常刺激舉措提高了債券與很多其他資產的價格。

看跌股市的人被拋到一邊,股價的任何下跌都被視為買入機會。股價的長期上漲在今年還顯示出新的全球勢頭,覆蓋範圍最廣的股指——MSCI明晟全球指數(MSCI World Index)已連續8個月上漲。

那些以策略嚴謹為傲的投資者(拒絕投資沒有達到其長期秉持的價值定義的市場)發現自己脫鉤了。

甚至連位於波士頓的資產管理公司GMO的首席投資官本•因克(Ben Inker)也開始認為,全球經濟的一些基本面因素可能發生了變化。該公司以在上世紀90年代末網絡泡沫時期拒絕買入網絡股,並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前預測資產泡沫而聞名。

「形勢將恢復到過去的常態嗎?對我而言,這是最大的問題。這些市場確實不同於我們過去看到的泡沫。」

養老金託管機構、儲戶和政策制定者擔心市場暴跌可能會帶來破壞性結果,他們面臨兩個互相關聯的問題:資產價格能否得到合理解釋,以及如果不能的話,什麼可能會讓它們崩盤。

根據一個頗為流行的長期估值指標判斷,標準普爾500指數(S&P 500)目前深陷泡沫區域。這一指標將股市市值與過去10年企業利潤的平均規模進行對比。Electronic Research Interchange創始人羅素•納皮爾(Russell Napier)表示:「自1881年以來,只有兩次股票達到如此貴。」納皮爾著有一本關於市場低迷的著作《解剖熊市》(Anatomy of the Bear)。

與網絡泡沫頂峰時期(上一次估值超高的時候)一樣,科技股在支撐美國過去8年的牛市方面表現突出。5家公司(亞馬遜(Amazon)、Facebook、蘋果(Apple)、Alphabet和微軟(Microsoft))的總市值達到3兆美元,超過很多國家整個股市的市值。

此外,叫車公司優步(Uber)、中國手機製造商小米(Xiaomi)和房屋租賃公司愛彼迎(Airbn)等非上市創業企業在越來越高估值的基礎上吸引了數以十億美元計的融資。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