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印巴關係

印巴分治:匆匆鑄就的歷史性錯誤

伊克巴爾:分治這個當年由少數幾人匆匆做出的決定被證明是一個巨大的失敗。這個地區的人們為此付出了可怕的代價。

西里爾•拉德克利夫爵士(Sir Cyril Radcliffe)的差事不值得羨慕,他要劃分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新國界線。在幾周之內,他要用寥寥數筆決定大約4億人的命運:他的工作給今天投下了長長的陰影。做完這件事以後,拉德克利夫燒掉他的底稿,然後離開,永遠沒有再回來。奧登(WH Auden)在他的詩作《分治》(Partition)中輕蔑地寫道:「第二天他坐船前往英格蘭,在那裡他會迅速忘掉/這件案子,就如一個好律師必須做的。」

旁遮普(Punjab)和孟加拉(Bengal)地區都被一分為二,講同一種語言的人們變成了死敵。選擇把哪裡稱為自己的家園只能由宗教信仰決定。英國人匆匆撤出:一貫反對印度獨立的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稱其為「可恥的逃離」。

沒有援助——聯合國(UN)界定難民身份還是好幾年以後的事情。多年來一直共同生活的印度教徒、錫克教徒和穆斯林相互屠殺。據估計,分治造成多達100萬人喪生;這場悲劇還製造了至少1100萬難民。

事情並沒有止步於此。分治分裂了次大陸,之後幾乎立即又導致爭議地區查謨-克什米爾邦(Jammu and Kashmir)分裂。最終,在1971年,巴基斯坦本身也發生了分裂,東翼的孟加拉地區脫離,成為今天的孟加拉國。在那場最終使孟加拉國誕生的戰爭中,巴基斯坦軍隊殺死了東部的約50萬穆斯林同胞。

如果70年前由更明智和冷靜的人佔了上風,分治本可避免。生靈塗炭、軍事對峙所浪費的龐大資源、更不必提幾十年相互仇視引起的集體疲憊——這些都已證明分治是一場浩劫。這場災難的締造者天真地想象,各方能夠和平共處,而不是變成今天這樣的死敵。巴基斯坦國父穆罕默德•阿里•真納(Muhammad Ali Jinnah)夢想建立一個世俗國家,而非今天的伊斯蘭和宗派國家。印度國父賈瓦哈拉爾•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設想一個多元主義和寬容的印度,然而今天印度教民族主義狂熱籠罩着這個國家的一部分地區。

70年前決定的後果今天依然在產生衝擊波,包括一系列沒完沒了的領土爭端和日益加劇的跨境恐怖主義。最近幾十年產生了一種新的危險,印度和巴基斯坦投入了核軍備競賽——現在兩國各自擁有至少100枚核彈頭。兩國都不是核不擴散條約的簽署國,這意味着很難通過外部干預來控制它們的行動。

印度和巴基斯坦打了三場戰爭。軍事對抗意味着忽略其他更緊迫的優先事項。兩國貿易額剛剛超過20億美元,少得可憐。即使在印巴擺開架勢相互角力之際,兩國顯露出的缺陷卻如出一轍:大面積的腐敗;王朝政治;宗教極端主義;健康、教育和基礎衛生方面的長期缺陷;社會極度不平等(印度13億人口中的四分之一生活在貧困之中);而且儘管曾經選舉出女性總理英迪拉•甘地(Indira Gandhi)和貝娜齊爾•布托(Benazir Bhutto)——兩人最後都遇刺身亡——但兩國在婦女地位方面的記錄都令人失望,尤其是在農村地區,許多女性成為暴力的受害者,並且仍然是二等公民。

無可辯駁的是,印度正崛起為一支日益強大的經濟力量。印度將成為繼美國和中國之後的世界第三大消費經濟體。然而,印度的這種成功只會引起巴基斯坦,尤其是該國軍方的懷疑和緊張,後者已經成功地把對印度的懷疑提升至一個國家安全優先事項。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