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民族主義

FT社評:印巴分立對今日世界的警示

政客往往出於政治目的煽動族群分裂,然而對立情緒一旦燃起就如野火一般不受任何人控制、可能帶來災難性後果。

本周,在印度和巴基斯坦,慶祝和哀悼的情緒交織在一起。就在兩國慶祝從英國殖民統治下獨立並取得顯著經濟進步的同時,他們也記得,在多數人口信仰印度教的印度與穆斯林為主的巴基斯坦分治期間,上千萬人流離失所或遇害。印巴分治70周年應該提醒當今的領導人,煽動分裂的言論一旦說出口就不受任何人控制、並可能帶來災難性後果。

當英國律師西里爾•拉德克利夫爵士(Sir Cyril Radcliffe)劃定兩個新國家之間的分界線時,上千萬人發現自己身處這條匆忙劃定的界線的錯誤的一邊。一個疲憊不堪的英國人不負責任地匆忙撤退,而在印度教徒和穆斯林的這場大規模遷徙結束時,超過1500萬人被迫離開家園。超過100萬人失去生命。劫掠、強姦、謀殺伴隨着兩個國家的誕生,分治播下了戰爭的種子,從那時起兩國為了存在爭議的土地打了3場戰爭。

事情原本不必如此。儘管當時英國的政策鼓勵以宗教分治,但穆罕默德•阿里•真納(Muhammad Ali Jinnah)和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如今被人們銘記為巴基斯坦和印度的建國之父——等關鍵領導人起初並不認為分治是不可避免的。他們也遠沒有預想到兩個擁核鄰國之間充滿宗教色彩的對峙——戰爭的威脅一直揮之不去。

真納是喜歡喝威士忌、帶有世俗傾向的穆斯林,娶了非穆斯林的妻子。他希望巴基斯坦成為穆斯林占人口多數、但世俗而進步的國家。在印度方面,甘地反對分治。甘地因對穆斯林太過溫和,被一個印度教狂熱分子刺殺。

儘管兩個國家的奠基人當年期望建立世俗化的國家,但現在的巴基斯坦帶有越來越濃厚的伊斯蘭色彩,印度帶有越來越濃厚的印度教色彩——這一事實給世界各地的領導人上了一課。即使當年真納明確表示希望建立世俗化的巴基斯坦,但在需要動員政治支持時,他也不吝於說一些煽動族群分裂的言論。在該過程中,他創造出了一種不由他控制的東西。為達到政治目的而策划出來的宗教仇恨浪潮,使數百萬人流離失所。

在印度和巴基斯坦都面臨著族群分裂抬頭——在印巴分治期間這曾經傷害了太多人——的當下,這一課正面臨著被遺忘的危險。在巴基斯坦,利用反褻瀆法律對少數族群定罪的情況令人擔憂地出現了增加。2011年,旁遮普邦(Punjab)邦長因公開反對利用褻瀆法對付少數族裔而被其保鏢殺害。很多人把刺殺者視為民族英雄,在2016年此人被處以絞刑後,數千人參加了他的葬禮。

與此同時,在印度,印度教徒見到有人疑似買賣或食用牛肉就自己出手懲戒的攻擊性事件增加。大多數印度教徒把牛視為聖物。自2010年以來,已有28人死於此類攻擊,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因應對遲緩而遭受批評。3月,一名曾稱讚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穆斯林禁令、當過印度教祭司的民族主義者,被任命為印度人口第一大邦的首席部長。

一旦族群分裂被煽動起來、或任由其惡化,可能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演變為暴力衝突。在民眾付出生命代價的時候用沉默來安撫狂熱群眾,可能無異於嚴重玩忽職守。

借印巴分治的周年紀念之機,應當思考如下這條普世真理:為達到政治目的而煽動起來的宗教衝突,是政客遏制不了的。

譯者/何黎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