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食與美酒

茉莉糖芋艿:上海的「糯」

鄭靜:說話溫婉的上海人,同時也喜歡吃糯的東西。糯,是評判芋艿好壞的第一標準,其次才輪到香氣和回味。

家中囡囡一歲半,咿咿呀呀學說話的時候,冒出來兩三句地地道道的上海話,配着天真的表情,着實可愛。除了會喊爸爸媽媽外,囡囡說得最響亮的是「麼」(滬語:「沒」的發音)。一見甜甜圈吃完了,兩手一攤「麼」,再問盒子里還有伐?兩手再攤「阿麼」(意為:也沒有)。每遇此,一定惹得眾人捧腹大笑,並一再找由頭讓囡囡多說兩遍。

說上海話這種看似天經地義的事情,如今弄得差點要到「申遺」的地步,真真作孽。蠻好的上海小人,只要一進幼兒園立刻改說普通話,而且是從此再也改不回來。任你和她說百句上海話,她照樣一口國語回答你,最後是家中外婆外公一把年紀了,只好說起「洋涇浜」(意為:不標準,帶口音的)的國語,什麼「卡子,皮皂」(茄子,肥皂的滬語音)的,弄得南腔北調一鍋糊塗粥。記得見過一個三歲左右混血妞妞,小精靈一樣美的不得了。小可愛有超強的語言能力,在幼兒園說英文,在家和媽媽說意大利文,和爸爸說普通話,還能和阿姨說瓜拉生脆的上海話。洋娃娃一樣的小人和阿姨絮叨着小朋友的新玩具,家裡菜菜的味道好,真真讓人想抱起來狠狠親上幾口。回到再看看身邊的本地寶寶,實在覺得可惜。

不說上海話的小人長大了怎麼知道老克勒的故事,怎麼找的到好吃的生煎饅頭、油登子。還有千百種嫵媚柔情,豈是硬邦邦的北方國語說得清楚的。蔡康勇說,他向來是用上海話念張愛玲的,否則他不知道該怎麼念「桂花蒸阿小悲秋」里講的話,阿小的兒子呆看天空時,喃喃自語的那句「……月亮小來,星少來……』 除了上海話是怎麼也念不出味道來的。啊對伐?張小姐筆下的那些女人,裹着旗袍邁着碎步,在霞飛路一旁的弄堂里走來走去,自然說得一口糯死人的上海話,若是冒出鏗鏘有力的京片子,估計張小姐自己也要嚇一跳。

說話溫婉的上海人,多少應該喜歡吃點糯的東西,否則那口軟語從何而來。比如那粘牙的赤豆糕,雪白粉嫩躲在酒釀里的糯米圓子,吃在嘴裡甜在心裡,運氣慢開口,開口自是錦繡文章。哪怕是年老的阿婆談起山海經來也如說書般好聽。中秋時分,最時令的糯自然是芋艿。糯是評判芋艿好壞的第一標準,其次才輪到香氣和回味。買來芋艿首先是蒸,蒸透,再說其他吃法。愛吃鹹的,蔥油炒;愛吃甜的,糖水拌,哪怕是直接沾糖吃也是好的。但那糖,一定要棉白糖,萬萬不可用白砂糖代替,否則一粒粒咬在嘴裡哪還有糯字可說。這個季節家中待客,席面上總少不了一道芋艿。賣相最好的是做成冷菜,蒸好去皮,用勺舀成球狀。冷水過好,加一勺糖桂花什麼的即好。夏日裡的那些茉莉,一顆沒捨得扔,除了泡茶,顆顆收下用蜂蜜腌好。這轉眼即到的秋,正好取出來吃。於是這芋艿上,放點糖茉莉,味道極好。這夏的香氣,秋的甜糯,混在一起,正是再好不過的美味。

茉莉糖芋艿

原料:芋艿 糖茉莉

做法:1芋艿蒸好,去皮,用勺舀成球狀。

2 冷水過好,加腌制的糖茉莉即可。

(本文作者鄭靜新著《人生,就是吃好每一碗餛飩》(上海文化出版社)。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責編郵箱:shirley.xue@ftchinse.com)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