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朝鮮

平息朝鮮危機需要創造性外交思維

陸克文:中國需要承認,美國單方面打擊朝鮮的威脅是可信的;美國應當講清楚,中國在此問題上的利害在哪裡。

在他備受讚譽的《夢遊者》(The Sleepwalkers)一書中,克里斯托弗•克拉克(Christopher Clark)寫了1914年的強國是如何陷入一場泛歐洲戰爭的——這場戰爭不僅摧毀了大部分的歐洲,而且釋放了毀滅性的力量,這些力量定義了接下來一個世紀大部分時間內的全球秩序。

我們一些人擔心我們現在正再次夢遊,對前方的深淵毫無察覺。正如一名中國朋友最近提醒我的那樣,戰爭擁有它自己的邏輯。危機也一樣。歷史告訴我們,一旦戰爭和危機開始就很難停止。

如今全球最大的閃點是朝鮮半島。大多數分析人士認為不太可能因朝鮮核計劃而發生戰爭和衝突。他們沒錯。但令人不安的真相是現在這種可能性變大了。

現在有3種基本的可能場景。

第一,中國要麼通過政治和外交手段說服朝鮮人放棄核計劃,要麼通過金融和經濟制裁——這將導致平壤真正改變政策——迫使朝鮮人放棄。

第二,美國單方面對朝鮮核設施發動軍事打擊,摧毀或至少削弱其核計劃。

第三,美國適應朝鮮擁有搭載核彈頭的洲際彈道導彈這一事實,並尋求實行某種制度來控制朝鮮。

從特朗普領導的白宮的角度看,場景一不再可行。儘管一些人把這視為美國在擺姿態,但華盛頓有種想法認為中國人正在朝鮮問題上和美國拖延時間,無意做任何必要的事情來讓平壤方面的行為發生根本性改變。美國現在還有一種新觀點認為,為了預先阻止美國採取單方面行動的風險,北京方面將繼續給外界一種在對朝鮮採取行動的印象,直到美國最終不得不接受朝鮮成為真正的擁核國家。

對於場景二,認為美國已經排除採取單方面打擊的可能是錯誤的。儘管日本和韓國會反對此類行動,但這不會是確定美國最終決定的關鍵因素。問題是,中國認為美國是虛張聲勢。北京方面無法理解美國的立場,因為它認為,考慮到朝鮮可能對韓國採取報復,美國不可能忽視韓國對單方面打擊的反對。中國也認為,美國會冒着摧毀與韓日的安全聯盟的風險、而不經韓日同意採取行動,是難以置信的。

至於說讓美國接受朝鮮成為核俱樂部的新成員,這個主意在華盛頓沒什麼市場。朝鮮不被視為一個正常國家,該國也沒有展示出任何制定透明核信條的興趣。此外,朝鮮已多次對美國發出好戰威脅。允許朝鮮擁有其期盼已久的洲際彈道導彈核攻擊能力,將在美國國內引起相當大的反彈,破壞特朗普想要的“強力”總統形象。

想當然地認為,如果半島局勢惡化、陷入衝突的話,中國將完全袖手旁觀,這樣的想法也將是錯誤的。出於根深蒂固的戰略原因,在毛澤東領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還不滿1年的1950年,中國沒有選擇對朝鮮戰爭坐視不管。實際上,中國為防止美國獲勝而參戰。半個多世紀以來,對於美軍可能出現在中國東北陸地邊界線的深深擔憂,是中國安全政策的一大關切。所以,我們也必須要考慮到朝鮮危機觸發一場更大範圍中美衝突的風險。

我們已進入一個帶有極度動蕩的軌跡的新的危險時期。那麼接下來怎麼辦?首先,中國需要承認,美國單方面打擊的威脅是可信的,可信到中國應該改變對朝鮮外交政策。其次,美國應當跟中國講清楚,中國在這裡的利害是什麼。如果中國成功地讓朝鮮終止核武器計劃並銷毀現有核武庫,那麼美國將接受被討論很多的朝鮮半島“大交易”,包括與朝鮮簽訂正式的和平條約、美國在外交上承認朝鮮、保證朝鮮政權的未來、可能從韓國撤軍,以及撤銷對朝制裁。

針對這場危機,美中兩國能否找到一項具有創造力的外交解決方案,是一個開放性問題——但也是個現在必須回答的問題。

本文作者是澳大利亞前總理,現為紐約亞洲協會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院長。

譯者/何黎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