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製造業

亞洲新製造中心的崛起

哈丁:孟加拉國和越南相繼進入中等收入國家行列;柬埔寨緊隨其後。它們的驚人增長表明,新一代製造強國正在崛起。

過去20年里,孟加拉國實現了一個經濟奇蹟。幾十年前,該國曾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深受飢荒和洪水的困擾。如今,該國已進入中等收入國家行列。越南也是如此;柬埔寨緊隨其後。這些國家的驚人增長表明,對於「過早去工業化」的擔心是多餘的,新一代製造強國正在崛起,開始塑造21世紀。

孟加拉國取得的成就格外引人矚目,因為世界對該國給予的關注是如此之少。在紡織業這個低勞動力成本的經典起步行業的推動下,孟加拉國的增長率已穩步加速到6%以上。目前,它是全球第二大服裝出口國。強有力的增長齒輪開始轉動起來。這些紡織廠聘用了數百萬年輕女性,賦予她們經濟能力,推動農村家庭投資於教育,並帶來人口紅利。

這些新的製造業中心的增長是全球經濟中最令人激動的變化之一。它們提供了新的消費品市場,為投資者帶來巨大機遇,成為令數百萬人脫貧的一條途徑。然而,在孟加拉國起飛之際,人們對其他中心能否跟上心存疑問。

哈佛大學經濟學家丹尼•羅德里克(Dani Rodrik)發現了一條貧窮國家裡製造業過早崩潰的規律:在這些國家裡,工廠消失時所達到的發展水平比在歐美要低得多。他從產出和就業量的角度,用圖表描繪了南美、非洲和亞洲部分地區自1980年代以來的工業下滑狀況。這對發展中國家而言是個壞消息。正如羅德里克所指出,製造業推動生產率的提高。沒有製造業很難致富。

自1960年代以來,人們有時把亞洲經濟體比作「雁行」。當日本在製造業價值鏈內向上攀升(比如進入電子領域)時,台灣或韓國可以進入日本留下的紡織品市場。結果就是像遷徙候鳥那樣的梯次發展。但是,如果自動化和機器人技術現在甚至可以跟最便宜的勞動力競爭,那麼這些機遇將永遠也不會顯現。發展中國家將被迫找到一條依靠服務的新增長模式,要不然就會陷入永遠出口大宗商品的境地。

此類擔憂是錯誤的。更有可能的是,孟加拉國預示着貧窮國家將開啟新一波工業化;最終這波工業化還將傳導到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

聯合國(UN)研究人員證實,在一般的發展中經濟體,製造業和製造業崗位的份額已下降。但他們發現,發展中經濟體作為一個整體而言,其製造業和製造業崗位的份額正處於創紀錄水平。換言之,並非目前製造業在減少或者機器人佔據了全部製造業崗位。而是,所有製造業越來越集中到一個地方,導致其他所有地區的工業減少。這個地方當然就是中國。大雁嘗試飛過中國向別處遷徙,但被中國在製造領域的巨大比較優勢一槍擊落。

如果其他製造業國家想要成長,它們必須取代中國這個工業大國,孟加拉國的經歷顯示,現在這是有可能辦到的。中國的工廠在自動化和機器人技術方面投入大筆資金,以提高生產率,並在國內工資升高之際保持競爭力。但是,我們幾乎沒有理由認為,中國這麼做的效果,會比中國自己在1990年代取代的富裕國家當初這樣做所取得的效果好。

機器人技術已在進步,但完全自動化的生產線仍極其昂貴,並且很難調整。正因如此,除了在產量足夠高的汽車和電子行業,使用機器人的情況很罕見。在像服裝業這樣顧客需求快速變化的行業,機器人要取代願意為每天幾美元而工作的熟練工人,要等到幾十年之後。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