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特朗普

誰說特朗普沒有榮譽感?

邰蒂:特朗普奉行的並不是歐洲北部流行的基於規則的政治文化,而是以「榮譽和恥辱」為核心的地中海政治文化。

1959年,一群人類學家聚集在奧地利一座城堡,討論地中海周邊文化的特性。他們的頭腦風暴得出一個驚人觀點:如果你想了解從安達盧西亞(Andalusia)到約旦的諸多社會的政治動力,就得看一看「榮譽和恥辱」的概念。

理由是什麼?歐洲北部的大多數文化傾向於假定,社會應當基於法律規則、官僚等級體系和一種法律與國家面前人人應當平等的觀念。然而,按照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人類學家馬修•恩格爾克(Matthew Engelke)的說法,在許多地中海文化,「權威(在傳統上)存在於家庭單位」,而非國家。

「權力展示是在個人身上、並通過個人實現的,即使這些權力跟公司的身份認同相關,」恩格爾克在他的新書《像人類學家一樣思考》(Think Like an Anthropologist)中評述道。他補充道,權力和地位「經常以逞能和原始力量展示的形式造就出來」。換言之,在地中海地區,產生社會凝聚力的不是政府;而是一種「榮譽」感,這意味着要不惜一切代價捍衛家庭和朋友不受想定敵人的侵害,別管什麼法律。

這是一個值得思索的有趣觀點,尤其是如果你現在就坐在某個地中海海灘的話。但在看到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白宮最近幾周不尋常的事態之後,我開始認為,這種榮譽與恥辱模式或許也是框定這位總統的政治動力的一條途徑。

這並不是因為特朗普有地中海血統(他是德國人和蘇格蘭人的後代);也不是因為他經常主動說出「榮譽」這個詞(相反,這個名詞通常出自他的批評者之口,他們喜歡聲稱總統缺乏這一品質)。

但恩格爾克的書提醒我們,如果假定權力邏輯只能按照我們認為正常的方式運行,就會犯下大錯。在許多評論人士看來,特朗普的政治領導風格也許很奇葩,如果不是令人厭惡的的話。但它有一個自己的內在邏輯;儘管這個邏輯很可能與1959年總結出的地中海模式——而不是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的21世紀治理課程上講授的內容——有更多共同點。

這麼想吧。在最近幾十年里,華盛頓體現的理想政府觀念是建立在法律、制度層級和官僚程序基礎上的政府。畢竟,那是白宮嚮往——即便並不總能踐行——的正常的20世紀盎格魯-撒克遜理想。

但是,特朗普從未按照這些原則經營他的房地產企業。而他現在也沒有對這些理想表現出什麼尊重。相反,他非常信任家庭紐帶,堅持要求下屬對自己高度忠誠,並對不聽話的人採取公開報復(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前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對此再了解不過了)。他通過個人渠道而非官僚系統發布命令。他對所謂的敵人表現出虛張聲勢——通常通過推特(Twitter)——並憎恨被怠慢(人類學家可能會說「蒙受恥辱」)。的確,他傾向於透過一個類似的稜鏡看待外交政策:只要看看他那些抱怨他想象中的對手們在「嘲笑我們」的推文就知道了。

還有就是對國家的態度。正如曾在西班牙工作的人類學家朱利安•皮特-里弗斯(Julian Pitt-Rivers)所觀察到的那樣,「榮譽與恥辱」文化傾向於在政府虛弱的社會盛行,並且與對政府架構的不屑一顧有關聯:在傳統的地中海文化中,儘管人們也許會出於榮譽感保衛自己的家庭,但他們未必會認為欺騙國家是「可恥的」,因為政府被視為「非個人」而不重要。皮特-里弗斯提出,貴族有時會表現出一種凌駕於法律之上的類似心態;很多黑幫文化也是如此。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