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教育

大城市應當善待流動兒童

聶日明:留守兒童能否進城讀書、能否在父母身邊成長,這是影響全中國以及各個城市長期發展潛力的重大因素。

最近幾年,部分中國超大城市採用“以學控人”的方式控制城市人口規模,隨遷子女家庭因無法達到“五證齊全”、“積分入學”等條件,致使城市裡的流動兒童無法在城市裡就讀義務教育,流動兒童的窘境牽動了很多人的心。

隨遷子女為何要進城?

中國留守兒童眾多,限於戶籍政策,城市不願向進城農民提供義務教育,數億農業勞動力進城之後,兒童留守農村。根據國家統計局抽樣調查,2014年全國農民工總量為2.74億, 1.68億的外出農民工中,有3578萬人舉家外出,佔總數的20%,與之對應的是進城的兒童,據教育部統計,2015年底,全國進城務工隨遷子女在校生達到1367.1萬人,79.9%的隨遷子女在公辦學校就讀。

這也意味着有80%的兒童沒有隨父母到城市,沒有在城市接受義務教育。2013年,全國婦聯發布的《我國農村留守兒童、城鄉流動兒童狀況研究報告》顯示,全國有農村留守兒童6102.55萬,占農村兒童37.7%,佔全國兒童21.88%。

未成年子女與父母一起居住是一項基本人權。因為兒童處於成長發育期,父母是其觀念塑造、生活習慣培養最重要的領路人,缺乏父母關注和呵護的兒童,往往會出現性格孤僻、自覺性差等心理缺陷,嚴重製約了兒童未來的發展潛力。

《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九條(禁止與雙親分離)明確規定,“簽約國不得違反父母之意思,保護兒童不與其父母分離”,中國是締約國家。《義務教育法》第十二條第二款也規定:“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監護人在非戶籍所在地工作或者居住的適齡兒童、少年,在其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監護人工作或者居住地接受義務教育的,當地人民政府應當為其提供平等接受義務教育的條件。”《未成年人保護法》第二十八條更明確指出,“各級人民政府應當保障未成年人受教育的權利,並採取措施保障家庭經濟困難的、殘疾的和流動人口中的未成年人等接受義務教育。”

中央政府也多次出台文件,包括《關於進一步完善城鄉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制的通知》、《關於統籌推進縣域內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要求實現“兩免一補”和生均公用經費基準定額資金隨學生流動可攜帶,錢隨人走,發達地區政府按城鎮化規劃和常住人口規模同步建設城市學校,吸納隨遷子女入學。

2017年“兩會”期間,財政部部長肖捷在回家中央電視台記者提問時回答到,“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受教育問題是中國在城鎮化進程中面臨的重要課題,是推進教育公平發展面臨的重大挑戰。農民工渴望融入城市,全家人一起享受親情,這個願望我們應當幫助他們實現”,可見中央政府有意願去解決隨遷子女的義務教育問題。

曾經的榜樣:2013年以前的一線城市

2007年以來,各地政府把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入學納入區域發展規劃、財政保障體系和學區招生計劃,在學籍管理、招生升學、評選優秀等方面落實同城待遇,保障進城務工隨遷子女平等就學權。

上海曾經是全國接納隨遷子女在城市就讀義務教育的榜樣。2008年開始,上海啟動“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義務教育三年(2008—2010)行動計劃”(簡稱“三年計劃”),致力於解決非上海戶籍人口子女的義務教育入學困難,時任市委書記多次要求,在“十一五”期間,上海要保障100%的隨遷子女可以在上海享受免費義務教育,這是全國特大城市首次提出如此令人振奮人心的主張,隨後上海教委大幅簡化、降低隨遷子女在上海就讀義務教育的條件和門檻。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