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性別平等

達莫爾被炒的啟示

赫弗南:這名谷歌員工的問題是未能意識到,在私人場合可以發表的言論,與在工作場所可以對同事說的話是非常不同的。

很多行業都在艱難應對多元化,但很難找到像在其他方面快速變化的科技行業這麼進展緩慢的。

幾個月前,我與硅谷一家領先公司的一位風投資本家交談。我問他,他是否擔心硅谷現在正變得白人化、男性化而且有點陳腐。他不以為然。就白人化而言,他告訴我,谷歌(Google)“幾乎是一家印度公司”。男性員工偏向?這並非硅谷的錯;女性不願埋頭苦讀獲得工程學位。我指出,我曾經營一家軟件公司,儘管我一行代碼也不會寫,他聳了聳肩,轉過頭去修改他的PPT文件。硅谷可能變得陳腐的潛在影響似乎不是一個問題。

在谷歌員工詹姆斯•達莫爾(James Damore)引發軒然大波時,我想到了這種淡漠的態度;達莫爾炮轟谷歌多元化計劃的長篇電郵使他被炒。這位工程師反對無意識偏見培訓(升職的必要條件)和他覺得壓抑的其他很多政策和程序,沒完沒了地、令人困惑地把過時的科學和權利意識拼湊在一起。他對他所說的谷歌“單一文化”感到不爽,卻未能意識到這樣一點:所有組織都宣揚其價值觀,如果你不能認同這些價值觀,那可能不利於你的成功或歸屬感。這種文化契合在樂施會(Oxfam)和在白宮一樣適用。在家裡或者在個人博客中可以發表的言論,與員工在工作時間、在公司服務器上對公司員工可以說的話是非常不同的。谷歌的辦公室可能看上去像是一個家,甚至一個遊樂場,但它仍構成一個辦公場所。

這還不算,達莫爾的電郵起到了反效果,人們的注意力沒有放在他的抱怨上,反而注意到他的僱主嚴重缺乏多元化。谷歌領導層有75%為男性。在該公司的工程師團隊(這個團隊擁有大部分影響力)中,只有20%為女性。在一起仍在審理的訴訟中,美國勞工部(Department of Labor)聲稱,“薪酬不平等”在谷歌員工隊伍中系統性存在。

然而,在這個正變得聲名狼藉的行業中,谷歌還是比較進步的領軍企業之一。今年,在經歷了多起醜聞(包括欺凌、性騷擾甚至干預印度一個司機的強姦案調查)後,優步(Uber)——硅谷估值最高的私有企業之一——失去了20名員工、一位董事會成員以及首席執行官。在電玩行業,“玩家門”(Gamergate)事件公開針對女性進行騷擾、欺凌,甚至發出強姦威脅。

在世界範圍內,科技行業一直未能證明自己是一個對女性員工來說開放且令人振奮的場所,讓她們受到認真對待並獲得晉陞機會。當我在上世紀90年代和本世紀頭10年經營軟件公司時,我只認識兩位女性CEO,此後又遇到了兩位。在我第一次擔任CEO時,我最初的薪資是男性同行的一半。

因此,當谷歌母公司Alphabet董事長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聲稱,“言論自由、多元化、包容性和科學思考的原則”是這個行業的典型元素時,他顯然有點過於懷舊了。在互聯網問世之初,那些最初的美德是清晰可辨的;如今則很難辨明。巨額金錢利益的誘惑,以及對艾恩•蘭德(Ayn Rand,俄裔美國哲學家,強調個人主義和徹底自由放任的資本主義——譯者注)筆下的超級資本主義的準宗教式推崇,造就了強悍的新一代人,他們沒有時間考慮除私利之外的任何原則。

伴隨兄弟會風格的欺凌和排他文化出現的,是激進的避稅嘗試。這個行業神神秘秘地企圖囤積並利用客戶的私人數據。它拒不接受政府施加問責機制和約束的正當努力。從Facebook和Snapchat等公司的股權結構可明顯看出,普通股東的分量不超過公民。對於給該行業帶來財富的技術顛覆所造成的副產品,比如失業和社會成本,該行業幾乎沒有顯示出任何關心。

所有這些都讓人們對這個行業的正當性,及其作為全球經濟乃至整體社會最強大推動者之一的新角色產生質疑。科技行業要實現其在公共和私人生活所有領域(從您購買的食品,到您使用的金融服務和醫療保健)與日俱增的雄心,它將需要信任。

評論人士經常把現在的硅谷與10年前爆發的金融危機之前華爾街的傲慢、孤立和破壞性力量相提並論,因此,是時候開始思考聲譽問題。此外,在這些科技巨擘表面上的光鮮褪色後,接下來可能會發生什麼?

本文作者著有《盲目心理學》(Wilful Blindness)一書

譯者/梁艷裳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