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樂尚街

紐約男裝周標新立異

與以往時裝周隆重的場地迥異,今年紐約男裝周選址同性戀酒吧Eagle、唐人街或南街海港,風格也極具新意。

美國時裝設計師協會(Council of Fashion Designers of America, CFDA)主席史蒂文•科爾布(Steven Kolb)耐心站立在人滿為患的紐約同性戀酒吧Eagle的二樓上。Eagle自上世紀70年代以來一直是紐約同性戀人的飲酒作樂之地。

史蒂文•科爾布正在靜等男裝設計師威利•查瓦利亞(Willy Chavarria)最新時裝發布會的開幕。在原先瀰漫著辛辣生啤味的房間里,點着的乳香味沁人心脾。酒吧到處擺放着白百合、蘭花以及繡球花。

Eagle酒吧成了時裝秀場,它告別了以往紐約男裝展(New York Fashion Week: Men’s)正兒八經和粉飾一新的主場館的範式。美國時裝設計師協會於2015年首次設立了專門的男裝周。這個時裝季,拉夫•西蒙斯(Raf Simons)的發布會移師至紐約唐人街(Chinatown),而雨果博斯(Hugo Boss)則把發布會開至紐約南街海港(South Street Seaport)。

這些秀場不像巴黎的東京宮(Palais de Tokyo)與大皇宮(Grand Palais),甚至並非紐約公園大道軍械庫(Park Avenue Armory)那樣多年來是舉行時裝發布會的“熟地”。而Eagle酒吧則體現了紐約的實際狀況,它專門針對那些嶄露頭角的設計師,其時尚擁躉由於經濟實力有限,出國機會並不多。

“我們開始減少在主場館舉辦發布會的次數,並把整個紐約市各個地方作為秀場。”科爾布這樣解釋紐約西側高速公路(West Side Highway)旁這座巨型工業場館(即紐約公園大道軍械庫)不斷減少時裝發布會次數的原因,“與紐約市靈犀相通是我們的奮鬥目標。我們已取得巨大成功。”

多數設計師(西蒙斯除外)能充分利用這種對未來紐約的自信,尤其是上個時裝季,因對政治感到焦慮與擔憂而推出了一大波應時時裝。上季所推的印有“讓美國變成紐約”(“Make America New York”)標語的T恤衫在各大時裝發布會上橫空出世沒多久,就已成了“時尚棄兒”。

然而,整個社會的焦慮擔憂似乎已經讓位於憂鬱:自特朗普(Donald Trump)當選美國總統以來,時斷時續的悲歡情緒一直瀰漫在紐約這樣的自由派堡壘城市。西蒙斯為了重現《銀翼殺手》(Blade Runner)中至關重要的動物買賣市場鏡頭,用雨傘、寬邊太陽帽以及黑色橡膠靴大肆裝扮模特。模特呈現給我們的並非與理想社會格格不入的虛擬世界(即所謂反烏托邦社會),相反,這個未來社會早已成為現實。

西蒙斯是紐約男裝周上唯一把電影鏡頭搬上T型台的設計師。他的2018年春夏系列推出了大學生風格的超大款毛衣,與其2017年秋季系列相比更顯耳目一新:用截然不同風格的幾何形肩貼花裝飾的毛衣套在了牛津襯衫外面;穿着大號雨衣與束腰寬鬆外衣的模特們似乎衣冠不整。

“誰敢說缺少了拉夫•西蒙斯,紐約還能成為時尚重鎮?”薩克斯第五大道百貨店(Saks Fifth Avenue)時尚總監盧帕爾•帕特爾(Roopal Patel)說。“他對於紐約男裝周的時尚內涵與高度居功至偉。”

這是一次發人深省的時尚嘗試(即便它推出的時裝模樣有些難看),更是與男裝周上屢見不鮮的老俗套時尚風格分道揚鑣。多數年輕設計師沒有足夠經濟實力與西蒙斯一樣率意使用各種面料,於是他們設計出來的是風格簡單、但流行時尚轉瞬即逝的運動裝。沒錯,它也能賣掉——比如Ovadia & Sons推出的豹紋圖案裝飾的上等真絲襯衫或是Boss所推水手裝風格的西裝——但它們都只是過往煙雲。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