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食與美酒

酒評家不一定比你懂酒!

謝立:“黑醋栗”、“黃煙絲”是啥味?為什麼一款酒是“慷慨的”或“嚴肅的”?別被煞有介事的品酒詞忽悠。

剛剛入門的葡萄酒愛好者,面對葡萄酒專家精心撰寫的品酒詞往往心情複雜,幸運的時候,他從中抓到幾個形容詞“黑櫻桃”、“香草”、“酒體飽滿”,為自己也有同感而興奮不已,更多的時候沒那麼走運,他被那些他不熟悉的詞語困擾——“黑醋栗”、“黃煙絲”、“愛馬仕皮革”是什麼氣息,什麼是“立體”或“透徹”的酸度,為什麼一款酒是“慷慨的”,而另一款酒是“嚴肅的”?他簡直懷疑自己喝的和專家形容的是同一款酒嗎?

所以什麼才是好的品酒詞?品酒詞的好壞有標準嗎?

通常長篇大論地分析香氣的品酒詞,幾乎可以肯定是不好的。首先,正常人即使受過一些聞香訓練,能分辨的香氣就那麼十幾種,更多來自於同類聯想,比如在WSET的盲品考試中,你聞到黑咖啡,同時寫黑巧克力可可豆烘焙咖啡肯定是不會錯的,你聞到黑櫻桃,同時寫黑李子黑莓誰也不敢說沒有,所以堆砌香氣形容詞是最容易的,也是有些業內人士喜歡拿來忽悠外行的。

其次,太過用力地分析葡萄酒的香氣是可笑和徒勞的,因為真正決定一款酒品質的,是喝起來如何,而不是聞起來如何。香氣勝過口感的葡萄酒是令人懊惱的,近乎於一種欺騙。相反,有些處於封閉期的葡萄酒,聞着幾乎沒有什麼香氣,可是入口的物質感、架構和長度,決定了它是一款毋庸置疑的好酒,只是需要醒酒和等待。

在一個專業人士和愛好者混雜的品酒場合,我聽到一個半吊子專家指點一個誠心請教的葡萄酒愛好者說,“你去看《神之水滴》那套漫畫。”我不禁暗暗翻個白眼,這可真叫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如果說《神之水滴》開啟了很多門外漢對於葡萄酒的興趣,不幸的是,也將很多人引上了喝葡萄酒的歧路。來看這個:《神之水滴》中的人物遠峰一青對木桐酒莊1982年份的評語為,“這瓶葡萄酒如同在感恩大地的恩惠,也如同讚美大地的渾厚筆觸,在畫布塗上好幾層塗料的米勒代表作《晚鐘》,也就與風土條件的名作相互輝映。彷佛當你在品嘗葡萄酒時,美酒滑下喉嚨一剎那,腦海中就自然浮現出畫面。”

這些炫人耳目的品酒詞其實只用了一種手法:通感,把一瓶名酒和一幅名畫、一首名曲作類比。美酒與藝術都是感性之作,肯定有些相通的感覺,但也正因為其感性,人人理解都不同。你覺得木桐82像米勒的《晚鐘》,我還覺得木桐85像克里姆特的《吻》呢。對於既不理解這款酒,藝術修養也一般的愛好者,這不是雪上加霜嗎。不幸一個初級愛好者受此感召,成天想象喝葡萄酒是像逛花園還是漫步森林,那他只是在葡萄酒的大門外晃蕩,還沒入門,或者沿着門外的岔路一路狂奔不回頭了。

其實《神之水滴》中並不是沒有正常的品酒詞,比如遠峰一青對於雄獅酒莊1983年份的評價:“深紅寶石色,黑醋栗的芳香……帶有淡淡的西洋杉及熏制味,然後以類似天鵝絨的味道與強烈的辣味收尾……”可惜很多人,尤其那種半吊子專家最喜歡傳頌和模仿的,都是前面那種避實就虛,等於什麼也沒說的風格。

不要用女人形容葡萄酒,不要用女人形容葡萄酒,不要用女人形容葡萄酒。說三遍,因為很多品酒師,大部分是男性,總難以免俗地把葡萄酒形容為女人,這個豐滿肉感如夢露,那個清瘦骨感像赫本,他自覺在表達對於葡萄酒和女人的愛慕,旁人只讀出了意淫。同理,女性也不要用肌肉男或性感帥哥形容一款酒,是暗示老公既沒肌肉又不帥嗎?品酒就好好品酒,不要引發兩性對立好不好?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