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全球能源

「東方」:全球能源安全的新主角

巴特勒:國際能源署應給予中、印等國正式成員國身份,否則它們將創建自己的機構和能源安全安排,導致破壞和分裂。

全球能源經濟的重心已經轉移。需求和貿易已從大西洋盆地轉向太平洋。直接造成的影響顯而易見:如今,中國國內的趨勢對油價發揮着至關重要的影響;過去幾年,天然氣價格首先受到日本和東南亞需求模式的推動。

能源行業的「東方化」始於上世紀70年代。但如今這種轉變的規模還改變了權力、風險的平衡。隨着中國、印度等經濟體越來越依賴能源進口,能源安全已成為一個亞洲問題。

按實際值計算,石油供應過剩已經使油價跌至低於40年前的價格,但能源安全並沒有得到保障。安全取決於貿易及各國對進口的依賴,而石油進口往往來自不以穩定著稱的地區。

幾點事實可以證明這些風險。50年前,亞洲國家僅佔到全球石油消費的八分之一。去年,這一比例已達到三分之一,其中大部分增加的消費都靠進口滿足。過去10年,亞洲的石油產量一直沒有變化,但日消費量增加了800萬桶,增加最多的是中國,其今年6月每天進口879萬桶。印度的進口也在增長,整個亞洲去年在石油上的凈貿易逆差為每天2500萬桶。

而這僅僅是開始。貢獻了過去20年亞洲大部分經濟增長的中國,或許正在擺脫對重工業的依賴,而其服務業和消費支出仍在增長。未來10年,中國的汽車保有量很可能翻番,航空旅程也是。印度經濟也在擴張(過去5年每年增長7%),到2030年左右,印度將成為一個擁有15億人口的龐大市場。

電動汽車的發展可能會限制石油進口的需求,但實際上至少10年內不會出現這種局面。目前,亞洲的石油需求還在增長。

安全方面的挑戰很明顯。首先是馬六甲海峽、霍爾木茲海峽的咽喉要道。每天約有1700萬桶原油運經霍爾木茲海峽,其中大多數油輪駛向東方。兩處海峽都容易因衝突或恐怖主義活動而關閉或停運。

其次,這些經濟體依賴的石油出口國並不穩定。利比亞、尼日利亞、委內瑞拉的政局都很脆弱。沙特阿拉伯國內也出現了裂痕。德國前外長約什卡•菲舍爾(Joschka Fischer)最近寫道,下一場中東戰爭將源於沙特與伊朗之間的衝突。利比亞的教訓是,政權更迭可能帶來嚴峻的緊張局勢,進而導致一場切斷石油供應多年的內戰。

全球能源安全面臨的第三個、也是最大的風險在於,依賴進口的國家在市場受壓的時候會如何行事。中國與委內瑞拉等一些石油出口國達成了協議,用先前的投資換取優先供應權。此類協議減少了公開市場上的交易量,因此加大了供應不穩定和價格波動的風險。

這一切都指向了一種明確的共同利益,那就是讓中國、印度、印度尼西亞等國加入上世紀70年代建立的、旨在將石油市場不穩定的影響最小化的機制框架。成立於1974年的國際能源署(IEA)是這一努力中的核心,雖然中東等地區多次爆發衝突,但沒有出現能源危機。

國際能源署在與主要新興市場經濟體接觸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但是,包括印尼、新加坡在內的國家成為國際能源署聯盟國還不夠。國際能源署應給予中國、印度等國家正式成員國身份。如果這些國家未被邀請加入,他們的合理回應將是創建自己的機構和能源安全安排,而此舉將導致破壞和分裂。

本文作者是倫敦大學國王學院國王政策研究所(Policy Institute, King』s College London)訪問教授、主席

譯者/申凱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