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澳大利亞

澳洲女首富竭力推動對華牛肉出口

中國對藍舌病流行區活牛實施的嚴格檢疫限制影響澳洲牛肉出口。澳洲女首富竭力打消監管顧慮,使之登上中國餐桌。

為將漢考克勘探公司(Hancock Prospecting)打造成一家採礦業巨擘,吉娜•萊因哈特(Gina Rinehart)戰勝了比自己強大的對手,克服了官僚機構設置的種種障礙,甚至還頂住了來自家人的阻力。今天,這位澳大利亞女首富面對的敵人是區區小昆蟲,因為這些傢伙有讓價值10億澳元、向中國出口活牛的計劃泡湯的危險。

庫蠓會傳播藍舌病——這種病毒會令牲畜感染,面積大於法國、西班牙和意大利國土面積總和的澳大利亞北部地區是藍舌病的流行區域。萊因哈特在這個遍地牧場的地區擁有多個養牛場,並計劃每年向中國出口多達30萬頭活牛,以滿足中國急劇增長的肉類需求。

“許多人都注意到了中國人口結構的不斷變化,” 萊因哈特對《金融時報》記者說,“隨着中國經濟的持續增長,中產階級群體在快速擴大,其可支配收入不斷增加。他們對優質新鮮牛肉的需求越來越大。”

為了充分利用中國的“食品消費熱潮”,澳大利亞政府制定了雄心勃勃的計劃,要將其農業發展成為亞洲食品生產基地——萊因哈特為公司制定的策略正是順應政府的這一雄心。在爆出一系列食品安全醜聞後,中國政府將食品安全作為重中之重,而澳大利亞政府首先必須在這樣一個時候說服中國監管機構放鬆檢疫規定。

澳大利亞是全球最大的活牛出口國之一,每年向印度尼西亞、越南和以色列等國家出口約15億澳元的活牛。肉牛養殖是一個動蕩的行業。2011年,澳大利亞因印尼屠宰手段引發動物福利關切而禁止向印尼出口活牛,澳大利亞肉牛養殖行業至今還未從這一禁令的打擊中恢復。為了開闢多元化市場,出口商期望做成中國的生意。

中澳兩國於2014年簽署的雙邊貿易協定、以及隨後簽署的一項牲畜貿易健康協議,為活牛出口制定了框架。但是,中國對藍舌病流行區的活牛實施的嚴格檢疫限制,仍然令澳大利亞北部地區的活牛出口無法實現經濟效益,而該地區的活牛存欄量佔澳大利亞總量的60%。

“中國是一個非常非常龐大的市場。[但是]中國市場對藍舌病的關注度非常高,”北領地畜牧出口商協會(Northern Territory Livestock Exporters Association)首席執行官斯圖爾特•肯普(Stuart Kemp)說。

肯普還指出,澳大利亞沒有出現過最嚴重的藍舌病病例,這種病可能令牲畜無法增加體重、並導致綿羊死亡,從而影響牲畜養殖的經濟效益。對中國政府初期採取審慎措施,他表示理解。但他希望北京能夠開放與澳大利亞北部地區的貿易——對於處於困境的該地區經濟而言,此舉可能會掀起一波投資熱潮。

有些公司已從澳大利亞南部的非藍舌病流行區向中國出口了少量批次的活牛。但是,到目前為止,由於出口批次稀疏,出口商沒有動力將對華出口發展為一項具有經濟效益的業務——過去這一年澳大利亞向中國出口活牛數量僅為1200頭。

在中國對鐵礦石需求旺盛的那些年,萊因哈特賺了個盆滿缽滿。現在,為了促成澳大利亞北部向中國出口活牛、從而改變養牛業的經濟狀況,她與中澳現代產業園(Sino-Australia Modern Industry Park)、新希望集團(New Hope Group)、浙江海港集團(Zhejiang Seaport Group)以及嘉實基金(Harvest Fund)這4家中國公司建立了合作關係。這一策略的實施還有取決於中國政府放寬如下限制:對從藍舌病流行區出口的活牛,需隔離檢疫60天。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