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剃刀邊緣

一套晚清禁書的價值(一)

老愚:《環地福分類字課圖說》是一套獨具價值的識字百科。為出版這套晚清禁書,運作者嘔心瀝血,踏破鐵鞋。

若不是三年前掀起的「《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熱」,一套被銷毀了一百多年的識字百科,恐怕無緣與今天的讀者見面。它是因為酷似《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而被大清政府判處死刑,自此從人間銷聲匿跡。

這套識字百科名為《環地福分類字課圖說》。

出版這套禁書,運作者可謂嘔心瀝血。踏破鐵鞋無覓處,僅為獲取母本,他們遍訪國家圖書館及滬江浙諸多圖書館,皆無蹤影;從湖南圖書館館藏目錄發現了書名,追尋過去,卻並無實物;轉向古書拍賣行,三千六百元僅得兩冊殘本。他們把目光投向民間,梭巡於北京潘家園舊書市場,使錢僱人打探,不久就有了斬獲:從山東濰坊一藏友手裡,高價購置了一套完整的16開本舊書。打開一看,蟲蛀遠比主人描述的嚴重,一二兩卷蛀蝕得殘缺不全。不得已,只好搜羅各種單冊,與之比對,最後確認原文。再花了一年功夫,對污漬斑斑的古董進行修復,始有今日面世之線裝收藏版。

他們確認,在中國已無一套完整的《環地福分類字課圖說》存世。這個結論可以證實當初查禁之嚴厲。僥倖有幾尾漏網之魚,經過新中國一系列政治運動及文革浩劫,也已經湮滅無蹤。

被國家圖書館作為普通古籍收藏的《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以下簡稱澄衷版),乃光緒二十七年冬十月編就,當年石印出版。而《環地福分類字課圖說》(以下簡稱環地福版)系光緒三十年冬十月編就,次年石印面世。從時間上看,二者承繼關係明確。政府查禁的理由是,後者與各種仿製版嚴重影響了前者的銷售,在澄衷蒙學堂的屢次抗議下,後者及一大批山寨版被通通銷毀。

那麼,今天再版該書的意義何在呢?

通讀環地福版,比對澄衷版,公允地說,兩者並非一個東西,前者不是後者的完全抄襲版,而是在借鑒基礎上的加工改寫本。

首先,不必諱言其借鑒仿造之事實。所謂借鑒,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對字課圖說形式的借用,這體現在圖文對位方式和六宮格的排版方式。

二是內容結構方式,從天文、地理始,以人事、虛詞終。

三是釋字方式,先是簡要解釋,繼之以細說。就釋義而言,環地福版總是在進行某種改寫,咋看幾乎沒有一個字的釋義是完全照抄的,總是有增減和變動。比如「羨」:澄衷版為「心所願欲曰羨。羨慕,欣羨。貪慾也。貪者必欲其有餘,故假借為羨餘之羨」;而環地福版改為「心所願欲謂之羨。欣羨,羨慕。羨,欲也,貪也。貪者必欲其有餘,故假為羨餘之羨」。比如「杪」:澄衷版為「木末曰杪。樹杪,歲杪。杪,小也。木至末必小,故曰杪。引申之,歲月之末亦曰杪,如歲杪月杪之類」;環地福版則為「木之末也。月杪,杪針。杪,微小也。木至末必小,故曰杪。引申之,歲月之末亦曰杪,如歲杪月杪之類是」。這是改動最小的釋義,接近於抄襲,約略估計,於全書所佔比例不超過十分之一。

有一類改寫,或許可稱之為壞的改寫。比如「孰」字,澄衷版作「詰問代詞。食飪也,即熟字,假借作誰字解。如論語孰不可忍也是。又作何字解,如公羊傳孰為來哉是」;環地福版改為「詰問詞也。孰,熟也,借作誰字解,如孟子孰能一之是」。編者有意去掉了「又作何字解,如公羊傳孰為來哉是」。對使用者而言,等於少了一個用法。再如「諸」字,澄衷版為「統括之謂。又語助詞。辯也,引申為包舉之詞,如諸侯諸君諸大夫諸子等皆是。又語已詞,如詩日居月諸是。又語之餘聲,如論語其諸異乎是」;環地福版改為「包舉之詞也,月諸,諸君。辯也,引申之為統括之詞,如諸事諸君等是,如詩日居月諸之諸,乃語已詞也」。刻意去掉了最後一個用法:「又語之餘聲,如論語其諸異乎是。」此類改寫無法讓人接受。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