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生活時尚

香港書展:一個奇趣的文化存在

麥小麥:香港書展盡量站在熱點之外,無論是去年的主題“武俠”,還是今年的“旅遊”,都與熱點和政治無關。

從香港書展回來,整理照片的時候突然發現,從2010年起我就開始每年去香港書展,留下每一次的會場照片,對比起來煞是好看。去年因為與北美旅行計劃衝突,只在書展呆了一天,純屬到此一游,深以為憾。今年特地將家庭出行計劃提前,從新疆旅行一回來便來到香港,在會展中心呆足三天。這些年來,香港書展與廣州的南國書香節一起成為我的暑期兩大重頭活動。

早在6月28日就參加了香港貿發局在廣州的書展路演,得知今年的主題是“旅遊”,小小地吃了一驚,但也馬上釋然,這就是香港書展,盡量站在熱點之外,以自己的眼光來看世界,無論是去年的“武俠”還是今年的“旅遊”,都是文學與圖書中的長久命題,與熱點無關,與政治無關。

7月22日,周六,大早從廣州出發,中午一到香港便直奔會展中心。同一時間有三場講座,只能三選一,我選了新人郝景芳。這是每次來書展最糾結的事,總得為了一些講座和一些人,錯過另一些講座和另一些人,每次選擇都好艱難,錯過的都好可惜。如此密集而高質量的講座,成為香港書展的一大特色,也是一大致命吸引力。今年書展請了內地讀者熟悉的很多作家,周梅森、韓少功、馮唐、朱天心、梁文道、路內……加上展會現場和一些相關活動,共有320場文化活動,數字非常驚人。有些讀者為了彌補時間上的衝突會各處跑,每場聽一段,都聽不完整,但總算能將各路大咖都見上一面。郝景芳是典型的理工學霸女,以略冷的姿態端坐台上,從自己獲得大獎的作品《北京摺疊》為入口談論着人類未來、貧富差距等問題,與觀眾保持着強烈的距離感,同行的女作家很不喜歡她這種感覺,我好心地想,也許她只是用距離感掩飾自己的拘謹和緊張吧。

周六的講座總是最精華的,接下來是唐諾,寫過《閱讀的故事》、《文字的故事》的唐諾,也是朱天心的丈夫唐諾,看過朱天心《初夏荷花時期的愛情》,唐諾在我心目中就是一個著名女作家背後神秘的讀書人好丈夫,而台上的他一把海明威大鬍子,差距好大。他講的題目是《文學書寫作為一種職業》,在他口中,寫作真不是一個好職業。他說,文學的自由通常是偷來的、騙來的,通常只是一種被遺棄的自由,是現實中朝不保夕的狀態,是用某種穩定和安全換來的;他說,文學就是你生命里的一尊魔神,這個神不會慈眉善目,更多時候甚至凶神惡煞,要不要選擇,要想清楚。對比他太太朱天心在同一間會議室里剛剛結束的與梁文道的對談“瓦礫時刻——當前文學的處境”,將文學形容成“連雕樑畫棟都不存在的一片瓦礫”,設想一下兩位如此痴迷文學又如此不看好文學現狀的作家夫妻的家庭日常,還真是充滿好奇。

是的,哪怕在書展這樣最靠近文學的場合,文學也不是全部,這邊廂是作家們的各種文學命題,另一邊是各類明星的熱鬧場子,劉曉慶講“笑對生命落差,不怕從頭再來”,任達華以“香港•別的風景”講他的攝影集,我們小時候熟悉而現在已然老去的歌手陳美齡則講她“從歌手到教育學博士”,都是生活化的題目,與聽眾分享自己的人生經歷,都有着極高的人氣。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