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音樂

中國嘻哈說唱與「愛國主義」的奇妙結合

劉伯健:在流行於中國的各類現代音樂中,幾乎沒有一個像嘻哈說唱這樣,發芽不久便被注入如此多的「愛國」情懷。

2016年5月,一首宣傳解放軍徵兵的硬核說唱MV——《戰鬥宣言》通過某軍媒官方傳出,或許是因為它打破了人們對中國以往軍歌的文藝印象,加上大膽引用了十八屆中央軍委強軍口號的唱詞,該MV發布後很快便在海內外網絡社區引起熱議。

幾乎同一時間,來自四川省的嘻哈樂隊——「天府事變」先後推出的兩首英文說唱作品:《紅色力量》和《This is China》也備受國內外矚目。《紅色力量》以說唱特有的暴烈唱腔控訴「台獨」,當時被公認是「帝吧出征」活動的首選「戰歌」,但它的激烈唱詞在島內也掀起了不小的爭議,而《This is China》則憑藉清新的曲風和新穎的愛國立場,不僅吸引了BBC、《時代周刊》和《衛報》等國外媒體的報導,就連共青團中央、《新聞聯播》和央視新聞英語頻道也都對它進行了官方推薦。

然而,在地球另一端的美國,因歌詞涉嫌煽動搶劫華人,一首名叫《Meet the Flockers》(遇見劫匪)的說唱歌曲當時正受到數十萬華人的抵制,此事件曾一度引發中國方面、美國白宮和聯邦調查局的關注和介入。

顯然,在流行於中國的各類現代音樂當中,幾乎沒有一個像嘻哈說唱這樣,在它發芽不久便被注入如此多的「愛國」情懷。到了2017年,嘻哈說唱在中國大陸的「主旋律化」仍在繼續。除「海爾兄弟」上半年發布的《Made in China》在海外廣獲好評之外,近期,選秀節目——《中國有嘻哈》更是對中文說唱的潛力展現了空前的信心,尤其是很多選手即使出自草根和「地下」,他們也絲毫不掩飾對壯大中文說唱的文化擔當。比如在被潘瑋柏問到為何來參賽時,在圈內已頗有名氣的PG-One回應說,他只希望中國的老百姓能看到咱們也有一批說唱歌手,甚至,就連吳亦凡早前也曾對美聯社說過,「我想要向世界證明,來自中國的歌手也可以做嘻哈音樂」,而在他看來,《中國有嘻哈》正是要努力「讓中國的嘻哈音樂在世界上佔有一席之地」。

不得不說,中國人對嘻哈說唱的政治「賦值」已經遠遠超越了它的故土——美國。實際上,即使奧巴馬曾為嘻哈說唱的「國家化」做過八年的努力,說唱音樂在美國仍然沒有實質性地走出黑人的文化領地。的確,作為美國歷史上的首位黑人總統,奧巴馬經常毫無保留地表達他對說唱音樂的熱愛,他不僅破例先後邀請過包括Common、Queen Latifah和Killer Mike等數十位說唱歌手到白宮表演,而且在卸任前最後的白宮晚宴上,他甚至以極其嘻哈的「Obama Out」 (奧巴馬出局)作為演講的結語,並做了一個專屬於說唱歌手的舞台動作——扔掉話筒(Drop the Mic)。然而,自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以來,因為受到特朗普反少數族裔言論的刺激,美國說唱界與國家的關係重新回到了疏離的狀態,特別是在特朗普最終入主白宮之後,這種疏離已經變得更加激烈,甚至,為了將黑人精英從對國家的悲情迷思中解救出來,像Will Smith和Kanye West等著名黑人說唱歌手竟提出要競逐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

資本、互聯網賦權與中國嘻哈

可以這麼說,中國嘻哈的興起只是這些年大陸文化產業高速成長的一個縮影。

自2002年中共「十六大」為發展文化產業做了初步規劃以來,中國大陸用了大概十多年的時間,徹底重構了華語音樂在供給側和需求側的格局。特別是從2007年「十七大」之後,各級廣電文化單位進行面向市場的改革全面展開,同時民營資本進軍文化產業也得到國家的有力支持。宏觀意義上,雖然當前在不少領域仍落後於歐美甚至日韓,但憑藉光線傳媒、華誼兄弟、保利博納和萬達等民營資本的全面擴張,加上專業人才的集聚和龐大消費市場的激活,大陸過去在華語世界面對港台的劣勢正被徹底扭轉。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