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軍事

數字時代,戰場無處不在

桑希爾:軍事實力快速地從可見範疇轉向不可見範疇,從硬件轉向軟件,這正合那些渴望顛覆西方軍事實力者的心意。

諾思羅普•格魯曼公司(Northrop Grumman) B-2“幽靈”是一種可怕的軍事裝備。這種隱形轟炸機能夠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飛行數千英里,向地球上幾乎任何一處目標投放一枚熱核炸彈。根據某一項政府估算,每架服役的B-2轟炸機的開發和部署花費了美國空軍21億美元。

顯然,沒有幾個國家擁有發明這種武器系統的財力或技術。能夠用上這種武器的場合也很少(但願如此)。因此,美國在其所謂的第一、二次抵消戰略中仍然佔主導地位:也就是核武器和精確制導武器上的絕對優勢。但儘管這些技術對抵消競爭勢力的挑戰依然必不可少,但在我們這個瞬息萬變的世界中,僅僅擁有這些技術已經不再足夠。

北約(Nato)國家的大部分軍費支出依然流向可以駕駛、航行或者飛行的天價金屬盒子。但是,就像當今數字世界的其他許多領域一樣,軍事實力正快速地從可見範疇轉向不可見範疇,從硬件轉向軟件,從原子轉向比特。這些轉變正在戲劇性改變關於動用武力的成本、可能性和脆弱程度的等式。

與一架B-2轟炸機的花費相比,一名恐怖主義劫機者或者一名得到政府支持的黑客的花費可以忽略不計,而後者有能力時不時對另一個國家的銀行、運輸基礎設施,甚至民主選舉造成嚴重破壞。

美國已經在一定程度上認識到這一變化的現實,並在2014年出爐了第三次抵消戰略,宣告美國必須在機器人和人工智能(AI)等下一代技術領域保持霸主地位。在這些領域,唯一有可能成為美國對手的國家是中國,中國也在大舉投資於這些技術。

但第三次抵消戰略只能抵消不對稱衝突時代的一部分威脅。虛擬世界幾乎沒有遊戲規則,也幾乎沒有評估對手意圖和能力的辦法,甚至沒有能夠確定你在打贏還是落敗的真正線索。

這種混沌狀態正合那些渴望顛覆西方軍事實力的人的心意。中國和俄羅斯似乎遠比其他人更了解這種新世界無序狀態——並且擅長利用西方的脆弱性來做出對西方不利的事情。

中國的戰略家是首批划出這個新領域的人。1999年,中國兩名解放軍軍官在所著的《超限戰》(Unrestricted Warfare)中主張,任何戰爭不可或缺的三個硬件——士兵、武器和戰場——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士兵可以包括黑客、金融家和恐怖分子。他們的武器可以從民用飛機、網絡瀏覽器到計算機病毒等,而戰場可以是任何地方。

俄羅斯戰略思想家也拓寬了他們對武力的看法。近年莫斯科在與格魯吉亞和烏克蘭的衝突中動用了傳統軍事裝備。但莫斯科也對這兩個國家以及愛沙尼亞發動了網絡攻擊,還被指對美國總統大選發動了黑客入侵。

在整體層面,俄羅斯強化了當年克格勃(KGB)拿手的“假情報”(dezinformatsiya)行動,馬克•加萊奧蒂(Mark Galeotti)教授稱之為“信息的武器化”。為克里姆林宮搖旗吶喊的俄羅斯電視主持人德米特里•基謝廖夫(Dmitry Kiselyov)稱,信息戰已經成為“戰爭的主要類型”。

前五角大樓官員羅莎•布魯克斯(Rosa Brooks)主張,美國軍方遠非應對這種多方位挑戰的理想組織。相反,她提出防禦西方社會和投射軟實力需要被界定為一項國家集體宗旨,並據此重新思考。“想像一下以全民服役理念為前提進行的公共部門大改革——讓美國每個年輕男女都花一兩年時間投身於促進國家乃至全球安全的工作,”她寫道。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