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矽谷

矽谷:年齡歧視的重災區

科技行業從業者達到45歲「高齡」時會發現能找到的工作減少,60多歲的應聘者只能期望與千禧一代相同水平的薪酬。

在為惠普(Hewlett-Packard)、太陽微系統(Sun Microsystems)和思科(Cisco)等矽谷企業工作了40年後,鮑勃•克拉姆(Bob Crum)去年終於離開了科技行業。在思科的合同期結束後,他曾試著在其他公司找工作,但他很快發現,在如今的科技行業,62歲的他的「豐富經驗」被視為障礙,而不是強項。

「我聽到的是『我們決定把這份工作給處在職業生涯較早期的人,你的經驗是很久以前的』。對於一個完全合格的人來說,這些話太傷人了,」他說。

「在為了回到科技行業而嘗試了幾個月後,我認輸了,在心裡告訴自己,我該從高科技行業退休了,然後翻開新的一頁,去做更大更美好的事情。」

克拉姆如今在一家非盈利性機構工作,同時準備開一家工藝釀酒廠。但他仍然怨恨那個沉迷於年輕人的行業對待他的方式——以及該行業顯然不受年齡歧視法律約束的事實。

科技招聘平台Hired的調查顯示,當科技行業從業者達到45歲的「高齡」時,他們會發現自己能找到的工作減少。45歲時收入開始下滑,50、60多歲的應聘者對薪酬的要求,與只有2年工作經驗的千禧一代一樣。

為美國老年人維護權益的組織——美國退休人員協會(AARP)的資深律師勞里•麥卡恩(Laurie McCann)表示,科技行業的老年歧視現象是「非常嚴重的問題」。該組織2013年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三分之二的較年長科技行業從業者表示,他們在工作中目睹或經歷過年齡歧視。

「人們吹噓著其員工的平均年齡有多麼年輕,還不客氣地對比較年長的人說貶損的話,幾乎就像他們凌駕在法律之上一樣,」她表示。在優步(Uber)爆出性騷擾案醜聞、在一定程度上導致其首席執行官特拉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在6月卸任後,矽谷開始認真對待性別和族裔多元化問題。

但是,儘管很多大型科技公司公布了女性或少數族裔員工比例報告、希望這將推動他們改善這些方面的多元化表現,但他們並不追蹤年齡結構。丹•萊昂斯(Dan Lyons)所著的《顛覆》(Disrupted)描述了他在初創企業HubSpot的工作經歷,他說,科技企業需要認識到「老中青結合的員工隊伍」的價值,並且在多元化報告中表明自己聘用了多少較年長員工。

當他加入這家標榜員工平均年齡26歲的初創企業時,52歲的他吃驚於一些年輕同事似乎對年齡較大的同事抱有「奇特的刻板印象」。有個人叫他老爺爺。「我辦過一個很大的博客網站,我在互聯網上頗有名氣,我做過一檔電視節目,還在好萊塢工作過,而他們的態度是『哇,你會用Twitter?』」他回憶稱。

對於那些希望表現出自己歡迎年齡較大的員工(或者避免未來面對年齡歧視訴訟)的企業,專家們提出了明確建議。

企業應該終止有關應聘者應該從高校畢業多少年以內的要求,或者要求提供高校的電子郵箱——實際上表明他們只預期會招聘年輕人。在招聘廣告中註明要「數字原生代」(digital native)是有問題的,因為這暗指在互聯網環境長大的人。

一旦招入麾下,企業應該在新編碼語言出現時對較年長的員工進行再培訓,學會辨識針對較年長員工的「無意識偏見」,並舉辦讓所有人感覺受歡迎的社交活動。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