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食與美酒

葡萄減產,會帶來葡萄酒危機嗎?

張翛翰:以勃艮第產區為例,2010年至今,除了2015是大年外,幾乎每年葡萄園都嚴重減產。如何應對氣候殺手?

自從2008年香港取消葡萄酒進口關稅以來,亞洲地區的葡萄酒貿易蓬勃發展。飲用葡萄酒成了當下最時興的話題,從頂級會所到街邊大排檔,葡萄酒儼然成了中國人日常餐飲的一部分。

葡萄酒始終是靠天吃飯的農產品。大部分的酒莊,即使如勃艮第的頂尖名莊,也都是小農經濟。而少數由雄厚財團和家族企業擁有的香檳奢侈品牌、波爾多列級名莊和澳洲、加州的工業化酒廠,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也面對着經濟大環境和市場的挑戰。

2017年對整個歐洲葡萄酒世界來說都是多災多難的一年。從4月開始,霜凍輪番襲擊了歐洲的主要葡萄酒產區。法國的幾大優質葡萄酒產區波爾多、勃艮第、香檳無一倖免。這一橫掃整個歐陸的冷空氣,給歐洲北部新興的優質起泡酒產區英國的蘇塞克(Sussex),和陽光明媚的亞平寧半島托斯卡納(Tuscany),都造成了嚴重的創傷。

對抗甚至是預防災害,已經給酒農造成了不小的經濟負擔。盧瓦爾河路易山(Montlouis)產區的酒農,甚至僱傭了直升飛機以驅散霜凍。萬幸的是,霜凍最終沒有襲擊這一區域,但最終酒農依舊為這些隨時待命的直升飛機付出了2萬4千歐元。總比丟掉全年的產量要好很多,對不對?

給酒農造成最大負擔的,是心理壓力。可能發生霜凍的那種心理負擔,並不是能夠被感同身受的。而災害發生後陷入的經濟困境,和家族產業難以傳承的絕望,更是難以言喻。要知道,在勃艮第產區,從2010年至今,除了2015年這一大年讓酒農眉頭舒展開,幾乎每年葡萄園都嚴重減產。有些葡萄園甚至顆粒無收,2016年因為蒙哈榭(Montrachet)葡萄園遭受嚴重冰雹災害,羅曼尼康帝DRC、樂弗萊(Leflaive)、拉芳(Lafon)等名莊最終決定集合各自僅存的葡萄,共同發酵僅存的2桶葡萄酒!從事葡萄酒行業確實需要有一顆強心臟。

新世界也並非能夠倖免。6月中上旬,加州納帕產區也遭遇了罕見且嚴重的災害。核桃大的冰雹襲擊了葡萄園,也擊打在酒農的心臟上。納帕最貴的托卡倫(To Kalon)葡萄園的Beckstoffer地塊,因此減產5%。要知道,這片田產出的葡萄,售價高達每噸3萬5千美元!

隱藏在近年來頻發的氣候災害後的,是全球氣候變化。

對於酒農來說,不需要去討論全球氣候變化是否屬實,因為這一切都是在葡萄園裡被真真切切感受到的。氣候變化是一個複雜的現象,對葡萄園的影響也是多方面的。上文提到的近年頻發的極端氣候,就是氣候變化導致的結果之一。但氣候變化最直觀的表現,就是葡萄酒產區氣候越來越炎熱。這導致葡萄的生長期縮短,酚類和香氣物質的成熟落後於糖分的積累,最終採收日期不斷提前,而葡萄酒的酒精度也越來越高。在加州和澳大利亞,使用反滲透膜或者直接加水降低酒精度,已經是業內公開的秘密。釀酒師對此諱莫如深,是絕對不會跟你講這些的。當然,這絕對不是違法的!

炎熱的氣候也為病蟲害的發生提供了溫床。為了減少農藥的使用,不少酒莊以犧牲產量為代價,採用有機或者生物動力栽培方法。勃艮第最頂尖的幾家酒莊羅曼尼康帝、樂樺(Leroy)、樂弗萊都是生物動力法忠誠的擁護者,年復一年的生產着絕世佳釀。在生長季節走在勃艮第的葡萄園中,不需要嚮導都可以識別出樂樺酒莊的葡萄藤。與鄰居的葡萄園相比,樂樺的葡萄藤直衝天際,按照莊主拉露Lalou Bize-Leroy的說法,這些葡萄藤如天線般汲汲不斷地吸取着宇宙的能量。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