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食與美酒

有麻將包間的倫敦台灣茶餐廳

風靡倫敦的Bao刈包店三個台灣老闆再次大膽創新,在倫敦中國城邊緣新開台灣茶餐廳,設有麻將包間。

當你走進Xu•許儒華苑,等待你的是一份請柬,上書:「以茶會友」。旁邊還有一行字:「以茶示禮」。

在靠近門的位置有一座漆木售貨亭,架上一格格抽屜里裝着上等的台灣茶葉,等待着被沖泡。 一位茶藝師在按照點餐單準備茶水,將高山烏龍茶和上好的普洱茶倒入頂針那麼大的白色茶杯里。

許儒華苑的老闆之一鍾承達(Shing Tat Chung)說:「當你走進台灣一家茶館,總有個人坐在那兒,對着一堆才泡過的茶葉渣。我們希望店裡有個不斷在泡茶的人。」

這座售貨亭看上去極像一個收費亭,如果你不經過它並付錢購買這種「潤肺」(如樓上牆壁上一句詩所形容)的飲料,那麼許儒華苑可能不適合你來。

這家餐館的名字得自張爾宬(Erchen Chang)的台灣外祖父,餐館由爾宬與丈夫鍾承達和他姐姐鍾慧婷(Wai Ting Chung)一起經營。這對夫婦相識於倫敦一所藝術學院,後來夫婦倆與慧婷決定,將他們對視覺創意和食物的熱情投入到餐飲業(鍾氏姐弟的父母在諾丁漢開了一家中餐館,姐弟倆小時候就住在餐館樓上)。

鍾承達說:「我們總是有很多想法,但你永遠不知道這個想法到底能不能實現,或者你想不想實現。我們有許多想法是來自旅遊和童年經歷。」

他們從倫敦東區Netil Market的一個攤位起步,開始了自己的生意,然後於2015年自立門戶,開了Bao刈包店。這家位於蘇活區的鮮奶蒸包鋪內部裝潢簡約,與刈包所代表的「日常」食物概念相匹配,卻以一流的品質吸引了大批狂熱愛好者在店外排隊等候。

許儒華苑位於倫敦魯珀特街(Rupert Street)中國城邊緣,它是一次向更複雜領域的富有想象力的飛躍,用鍾承達的話說「像電影畫面一樣再現了上世紀30年代的台北」。他說:「Bao很乾凈,走極簡主義風格,我們喜歡這種風格,但我們也喜歡戲劇化和魔幻的東西。」(試想假如韋斯•安德森(Wes Anderson)也設計餐館,而不止是米蘭的普拉達(Prada)咖啡館——結果可能與許儒華苑相去不遠。)

張爾宬的外祖父酷愛喝茶,每天他將張爾宬送到學校後,就到台北街頭的茶館裡一杯接一杯地飲茶,直到接她放學。在日本和中國餐館裡,提供茶水十分普遍,但在中國城,往往只有茉莉花茶或綠茶這兩個不怎麼樣的選擇,要麼不冷不熱,要麼滾燙。考慮到台灣菜在倫敦不怎麼常見,三個老闆抓住這一機遇,邁出了更大膽的一步。

除了熱茶(包括用果木皮烘烤的精美的十年烏龍茶),他們還提供氣泡冷泡茶,用一隻香檳杯盛着端上來;此外還有特製威士忌「highball」(威士忌加碳酸飲料),加入了用十年烏龍製成的茶蜜。與遭到大量山寨的Bao刈包鋪不同,許儒華苑複製起來應該比較困難。鍾承達說:「有時候你會覺得,『哦他們不過是照抄我們的——有點創意好嗎!』但至少如果我們做的事情遭到抄襲,我們就知道這事成了。如果人們關注到我們率先做的東西,也是件好事。」

三位老闆一開始顯得內斂而謹慎,與許儒華苑呈現出的那種浪漫而趣致的感覺不同(許儒華苑店內有墨綠配淡粉色的皮革軟座,鐵路鐘錶,以及光滑的白色大理石)。但與他們相處越久,就越來越感受到他們的奇思妙想和幽默,這家餐館也呈現出相似特質:有怪異的細節(樓上的兩個單人座位,專為獨自用餐者而設),有小癖好(木質傳菜窗口讓人匆匆一瞥「東方快車」時代的魅力),還有童年回憶(幕簾後的麻將包間里傳來的麻將牌咔噠碰撞的響聲)。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