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職場

籠罩特朗普政府的陰謀論氣息

希爾:給陰謀家太多空間,將讓工作場所變成一個嚴重讓人不快的地方,用陰謀詭計來治理國家也是沒有幫助的。

在有關安東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見上圖)短暫任期的所有說法中,最有趣的(從各種意義上來說)出現在Axios網站上一篇短短的帖子中。

該網站報導稱,它聽說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女兒伊萬卡•特朗普(Ivanka Trump)以及她的丈夫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起用斯卡拉穆奇的目的是將其作為摧毀(前任白宮幕僚長)雷恩斯•普里巴斯(Reince Priebus)的一個工具……從他們的角度來看,他完成了首要任務:摧毀雷恩斯」。

這聽上去像是與英國《金融時報》和其他很多媒體青睞的解讀相反,它們認為,斯卡拉穆奇不再擔任特朗普的通訊聯絡主管,更主要的原因是普里巴斯的繼任者約翰•凱利(John Kelly)。據說,這位前海軍陸戰隊上將希望給無序的白宮設定一些軍事紀律,堅持未來所有的政府官員必須經過他與總統接觸,包括特朗普的女兒和女婿。

這個說法還違背了最近有關如何構建高效團隊的管理學討論。學者們認為,明星式人物很難管理,而管理一個多樣化的群體更難,但近年來的重點是鼓勵合作,而不是故意煽動不滿。後一種做法更多見於馬基雅維利(Machiavelli)的作品、莎士比亞(Shakespeare)的《亨利四世》(Henry IV)或者希拉里•曼特爾(Hilary Mantel)的《狼廳》(Wolf Hall),《狼廳》入木三分地分析了亨利八世(Henry VIII)治下處處陰謀的宮廷生活。

但我想不出任何明顯的企業例子,其原因幾乎肯定不是這樣的例子不存在,而是因為這些狡詐的手段是深深隱藏在首席執行官和董事會身上的聚光燈背後的。

實際上,特朗普和凱利的策略並不互相排斥。把斯卡拉穆奇用作將普里巴斯趕出白宮的藥方,可能有助於為採用更有序的白宮管理風格做準備(不過最近的歷史表明,認為白宮運轉失調已解決只是痴人說夢)。

你是否應在你自己的公司嘗試這種做法則是另外一回事。我是自然的凱利派,偏好明晰的權威線,而不是特朗普的建設性混亂。不管你對斯卡拉穆奇是什麼樣的看法,把單個人作為將另一人排擠出體系的工具是危險和錯誤的。陰謀需要時間和精力,把這些時間和精力用在追求公司更崇高的理想上幾乎總是更可取的。

最後,給陰謀家太多空間將讓工作場所變成一個嚴重讓人不快的地方。儘管我可能不會為普里巴斯哭泣,更不會為口出惡言的斯卡拉穆奇落淚,但我確實擔心那些在白宮中處於較低級別的人們。他們的幸福和效率取決於最高領導層至少實現一些表面上的穩定。用陰謀詭計來治理國家是沒有幫助的。

譯者/梁艷裳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