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移民政策

孤立主義正在扼殺美國夢

諾里亞:美國夢一直激勵着最具雄心的移民選擇美國。歸根結底,開放讓美國獨特並贏得尊重,而孤立主義會損害美國。

作為一所每年入學的900名MBA學員包括約350名海外留學生的學院的院長,我關切地注意到有關外國人對申請入學美國大學興趣減弱的報導。美國大學註冊及錄取協會(AACRAO)的調查發現,40%的學校出現了下一學年外國留學生申請數量下滑的情況。

我思索這些數字時,不只以我身為院長的角色,而且是作為當年同樣面對着這些學生需要做出的選擇的人,儘管那時圍繞移民的緊張遠沒有那麼明顯。我在印度出生和長大,在上世紀80年代初來美國讀研究生,之後成為美國公民並一直生活在這裡。過去一年裡,我和我的移民朋友們在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我們年輕30歲,現在考慮來美國,我們會怎麼做?

我們理解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反移民論調為何能找到受眾。對於其他國家低收入勞工的競爭,美國工人感受到威脅是可以理解的。再加上近期的全球恐怖主義襲擊事件,這一切都讓孤立主義顯得頗具吸引力——就像英國退歐吸引某些英國選民一樣。

全球化改善了新興市場數十億人的生活水平,也給美國消費者帶來越來越便宜的商品和服務。但它同時削弱了美國普通工人的前景。

圍繞全球化的辯論,還引發了關於領導責任和成本的問題——美國似乎不太願意繼續扮演領導角色。有效的全球領導力需要慷慨、鼓舞人心、開放以及超越針鋒相對、零和思維的大局觀。它要求從以自我為中心轉向以他人為導向的視角,優先考慮創造價值(做大蛋糕)而不是攫取價值(為你自己的那份而戰)。美國歷史上充滿了這種慷慨的例子——從「馬歇爾計劃」(Marshall Plan)和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等政府倡議,到福特基金會(Ford Foundation)和蓋茨基金會(Gates Foundation)等私人慈善機構。

我們還必須認識到,由於我們過去展現的慷慨全球領導,我們從其他國家獲得了多麼大的尊重。孤立主義可能會剝奪我們從數十年領導角色掙得的談判籌碼。

縱觀這個國家的歷史,美國一直推崇一套被廣泛稱為「美國夢」的雄心和抱負。這解釋了過去為什麼會有數以百萬計的人投奔美國、以及如今為什麼有很多人希望來美國。在我們國家考慮移民和全球化的影響之際,值得回憶一下我們過去擁抱這些價值觀是如何讓我們變得獨特的。我們作為全球領導者的聲譽部分源於我們的開放——這是我們打造創新產品和服務能力的核心。

外國人把美國視為擁有空前社會經濟流動性的地方,這種觀念引領着有志者移居美國。50%以上的硅谷初創企業都有移民共同創始人,我們有必要繼續吸引這些富有想象力的人們。美國需要維持它作為最有雄心壯志的移民首選目的地的地位。

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在2月寫給股東的信中指出,美國的經濟活力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有才華有雄心的移民人潮」推動的。我希望越來越多的人——特別是董事會中的高層——會意識到這點並且公開表態,希望政策將因此變得寬鬆一些。

與此同時,當我和我的移民朋友們問「你會移民到秉持孤立主義的美國嗎?」——大家的共識答案仍然是「會的」。但我們在這麼說時,帶着戒心和複雜心情。

本文作者為哈佛商學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院長

譯者/馬柯斯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